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優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詳細內容頁

                            許冬林:清風相宜

                            時間:2019-06-10 22:40:17  】來源:原創 作者:念1031 點擊:0

                              遠行宜春

                              春曉遠行,露珠臥睡在家門前后的草木上,臥睡未醒。

                              腳步踩在夜露濡濕的泥路上,晨氣微涼。身旁相送的人,一個是母親,一個是妻子。身后還有一條養了三年的黃狗,腳步輕快地跟著,未解離別事。經過村頭的土地廟,躬身兩拜,不在家的時日里,愿家人平安,土地豐收。躬身再拜,拜別。

                              遠行總是惆悵事。但只有在春天,這惆悵才可以被遠方一路花開的氣息稀釋。

                              遠行宜春。到處都是花開,都是草青,覺得世界不空曠,覺得滿世界都是風景。路上看人家墻角的迎春,枝葉婆娑,黃花燦爛,像太陽的光芒。春天好暖,這樣想。從小鎮坐汽車到縣城,看到人家庭前院后的桃杏,紅花初綻,紅霧蒙蒙。心里無端生出盼望,希望自己離家后,宅前的桃杏花開慷慨。開給母親看,也開給妻子看。

                              去往大城市。路上睡在火車里,硬鋪或硬座,在喀嚓喀嚓的鐵軌聲里朦朧入睡。夜來做一個夢,夢見村口一個姑娘,與自己依依而別,醒來看火車窗外,滿山坡的梅花盛開。梅花像姑娘的笑臉,那是妻子未嫁時的模樣。

                              春天到哪里,哪里都是花開。哪里的花開都像故鄉。哪一朵花,都那么熟悉,像一個女人的笑顏。

                              看花朵在地上蔓延,藍的,紫的,黃的;看花朵登上高枝,紅的,粉的,白的。花開繁盛,春色輝煌,無端讓人增添信心,覺得生活也應該這樣,這樣蓬勃,這樣大氣,漸漸忘記離家時露水的涼。

                              春天正好。到哪里,停下,都可以鄭重地開始。去草原,草原返青,牧羊正好,鞭聲響亮。去平原,土膏已潤,可以翻土春耕,鐵犁雪亮。去城市,把鄉村春天的氣息帶進城市里,把鄉村草木勃發的活力輸給太過寂寞的城市。像供水一樣,供進縱橫交錯的街衢和高低錯落的樓叢。如同灌溉莊稼,城市也返青。

                              春天,是從舊的年輪里掙脫后復生的第一個季節,一個新的季節。遠行,是從舊的生活秩序里破繭出走的一次行動。春天和遠行一樣,都是一種開始。

                              好男兒志在四方。好男兒長念遠方。年輕時,若沒有去過遠方,太可惜。這生命肯定要比別人的窄上一大截。春天如果沒有遠行,怎么見識天地遼闊!怎么領略江山如畫花開錦繡!

                              李白出蜀,二十五、六歲。向三峽,下渝州,江行幾千里。江山開闊心胸,也開闊詩境。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就這樣,放蕩不羈地,酒香墨也香地,站在唐詩里。不敢想象,李白若不曾出蜀,不曾遠行,他的酒杯放在哪里,唐詩里又會刮著怎樣的風,風雅的風。

                              遠行宜趁少年。趁腳步還能丈量得出旅程的遠,趁心靈還能承受得起離別的疼,背包出發。去遠方,經過,或停留。

                              春天,江水初漲,漸與岸平,風正帆懸,正好可以到達遠方。

                              赴約宜夏

                              赴約宜夏。是夏夜。

                              待日頭落下,落在一湖碧水中,胭脂似的暈開,收了工,心思甜蜜地回家。路上經過丁香花盛開的院落,心里想了一下她的模樣,也像丁香。

                              女孩子沐浴換了衣,將殘有花露水和香皂的水,潑到了院子里的花邊,穿白裙子出門。臨出門,采擷一朵才放的梔子花,花瓣猶有青色,像她羞澀的心。去會他,在村頭的榆樹陰下,石橋邊。

                              夏夜相見,空氣芳醇而清涼,螢火蟲在前頭引路,彼此攜手,路好長,可以走到天明才松手。丁香花和梔子花醞釀過的晚風拂面,也拂了裙袂,她的腰身細細,在裙子里躲閃隱約。月光曬出她潔白的脖頸,腳踝,和長長的手臂。月光為媒。

                              夏夜正好。月光這樣薄,女孩子也這樣薄。可以近近地看她,如看花開,直看到她游魚細石歷歷可數的心底。

                              蟲聲蛙鳴四起,聲線繁密如驟雨,幫他掩飾綿綿情話,不讓外人聽到。挨在一塊石頭上,兩個人,唧唧復唧唧,像坐在蓮葉下避雨的兩只綠蛙。月漸西,人聲漸稀,小路長長,送她回家。不舍得離去。鄰家早開的朝顏開上了墻頭,在晨光里朦朧搖晃。

                              在城市的夏夜,或者會下一場滂沱的雨,兩個人倚在茶樓,不能回去。同看落地玻璃窗外的雨線。雨線那么長,扯不盡,跟想念一樣。坐在她對面,還想她。這樣近地看她,看她微青的眉,桃紅的唇,薄薄的劉海,彎彎的嘴角……還想她。未分別,已經想念。希望一輩子都下雨。就有了理由困在一起。

                              人漸少,茶樓里的冷氣還在開著,怕她冷,借故把她收進懷里,此刻仿佛才完整。把整晚的情話換個語調再說一遍,用更潮更甜的語氣。說到無聲,無聲勝有聲。

                              茶樓打烊,牽她出來,攜手過長街,積水淹沒腳面,兩個人變成一條魚,她在他背上。

                              行道樹在燈影里越發高大,汽車零星的街道,襯得樓叢也越發高聳。萬物在雨水里成長。愛情也是,在夏夜,潛滋暗長。長成一株枝葉繁盛的樹,只有一個愿望:開花!開花!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赴那樣的約,也別有風情,只是,元宵佳節,春寒猶在,想來見面說話可供逗留的時間太短。

                              日本平安時代,男女幽會,別有情味。年輕的男子,梳妝打扮好,薄暮時披衣出門,去女子的住處,在那里留宿。晨曉時分離去,夏天,露水瀼瀼,披覆于庭中和路上的草木花卉,所過處,男子的裳袖皆被露水打濕。暮會曉別,夜晚那么短,一個嘆息不舍,一個規勸催促,風流多情的時光最磨人也最甜蜜。男子回去后,來不及換掉被露水濡濕的直衣和外套,便要伏案寫信,情書一封,紙上纏綿,托人送給那個已經起床梳洗完畢的女子。末了,靜等那送信的人,再捎回一封信。

                              今夜約,莫遲遲:句句里有鄭重。

                              相思宜秋

                              一到秋天,就想害一場相思。

                              看葉子繽紛落下,寒枝把天空撐得格外明凈高遠,心也被撐得空了。以為自己丟掉了一個人,心里晃蕩晃蕩。經過梧桐葉飄飛的巷子,從人家的低檐上撿一片葉子,回去在上面寫一首相思的詩。寫:“昨夜,雨其霏霏,等人不至。”即使不寄,也要寫。遙想深山里,蒼寒石頭邊,楓林如醉。曉來誰染霜林醉,總是離人淚。黃梅戲唱段《海灘別》里,一個問:可知道那海潮因何似泣如訴?一個答:那是你輕輕呼喚伴著海風聲悠悠。久別重逢的人,又要分別,對面傾訴相思。舊的相思沒訴完,新的相思又有開始。

                              秋天不敢登高。一登高就懷遠,懷遠人。總以為遠方有個人,是我的人,在那遠方的秋天里,想著我。就如我,想著他。轉身一看,當家的男人就在身邊啊,就在自來水邊洗碟子。我想,我大約生來就帶著了相思的病,那個人是上輩子的人。即使未識,即使未見,相思仍在。相思從上輩子拖下來,像余音繞梁,像秋風經過之后破敗蛛網在梁間振顫。

                              相思宜秋啊。想那從詩經年代就開始吟唱的相思,唱到今,不休不止。誰沒有相思過!誰沒有在秋天展轉反側過!即便是不讀《詩經》的鄉間女子,也要相思。在秋天,夜晚開始變長,相思在枕頭上可以多走一程,又一程。

                              春天出門的人,隔了一春一夏,至今未回。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幾十天了,內心里該數過了多少個秋天!女子在家,春忙桑蠶和播種,夏忙耕耘,還有小滿時節的麥子要進倉。以為忙得忘記了那個出門在外的人,其實相思腫脹于胸,日日月月,漸知無藥可醫,就不撫摸了。夜來聽墻外的梧桐葉鏗然墜落于窗臺,才覺一床素衾一人蓋,著實是涼了。相思千里萬里,門前石階上睡的露水都已經凝成了薄霜。望西風,望殘陽,人影渺渺。望得一個村子的人都暗自陪著她相思。一個村子,都變得風雅而憂傷了,像民歌里緩慢的句子。

                              是啊,一到秋天,就相思,不是病,不是心病。其實是病啊,是文化病。幾千年遺傳下來,在詩句里,在民歌里,在村戲里。在炎黃子孫的基因里。

                              沒有指望了,只能由著衣帶寬下去……晨起,自己摟一把小蠻腰,呀,舊年的衣服寬得不能上身了。不僅衣帶寬,而且好衣服也漸沒心思穿了。南朝民歌《攀楊枝》里有:“自從別君來,不復著綾羅。花眉不注口,施朱當奈何?”是啊,打扮給誰看呢?可是,不打扮,又怕那人兒驀地回來,認不出這因為思念而皺紋蕩漾的臉。

                              相思老了多少女人?相思老盡天下女人。

                              共枕宜冬

                              共枕宜冬。玻璃窗外,雨雪霏霏,天地荒寒。哪兒也不去,過小民的日子。遙想鄉間雞鴨歸欄的樣子,雙雙對對,慢騰騰,昏沉天色里一踱一停:黃昏來得分外早。洗洗睡吧。

                              想來冬日孤衾是最難捱的,因為晝短夜長。一腳撈過去,撈了個空,只有無邊冷氣陰魂不散地纏繞。這樣的薄涼情景,不思量,若思量怕要苦比舊社會。所以,在冬天,還要有個人,同床,且共枕。

                              兩個人衣服薄薄地臥在一床素衾里,臉對著臉,說說往事。往事絲線般綿長,一個人從記憶里往外抽,一個人繞線算作聽眾。冬夜這樣冷這樣長,花花朵朵在心里都蔫了滅了,此刻忠誠專一,做了對方唯一的聽眾。一個漫漫長夜,話語里磨一磨,就薄了,就短了。

                              最美好的事是,借冬夜的長冷,天地合一,合伙孕育一個孩子,來年秋天生。來年的秋冬天,便是三人共枕了。兩個人,像睡在溫潤泥土之下的芒草,根根節節擁抱糾纏,默默孕育一個共同的春天。

                              在冬夜,最喜開一盞不太亮的燈,朦朧的光暈覆在枕上,也覆在彼此的面頰上。燈光里,我們是兩朵半老依舊花開的向日葵,盛開給彼此看。溫暖地相愛,抑或溫暖地老去,在冬夜的枕上。

                              被臥里彼此雙手交握,一只手在另一只手的掌心里,十指乖巧地蜷縮。不說話也好。不說話不對望也好。只這樣閉目聽著彼此的心跳,將四肢在他的體溫里一寸寸地溫熱。塵世歡愛不是舒婷的《致橡樹》,不是木棉和橡樹并列站在一起,而是有溫差的兩個人愿意對流,而是古老的藤纏樹。

                              十指交握,腳尖勾著腳尖。枕上嘆一聲,十幾年過去了,我們還貼得這樣近這樣緊。這情分,像情侶,像手足,像父女,像母子……其實,就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就是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愿意彼此相守,而無須為這相守去尋形而上的根據。生活的本質就是樸素,它不深刻,不哲學,不云里霧里。兩情若久長,就在這朝朝暮暮呀,就在這冬夜共枕里。

                              冬夜共枕,共的是一份針線細密的情意,是歲月綿長共同走過的篤信,是相守一段人間歲月的安穩。偷歡則不宜在冬。《紅樓夢》里,賈瑞覬覦鳳姐美色,淫心起,夜入榮國府,在穿堂里等鳳姐。臘月天氣,寒風凜冽,沒等來美人,倒差點把自己給凍死。想想,即便美人能偷成,大冬天冷衣冷被的,脫脫穿穿手忙腳亂,那情趣一定會大減幾成罷。共枕,這枕上的人還得是自家的人。

                              而記得與你共枕在冬的人,才是你的人。如果寫了一年的情書,到冬天,還不曾收到那人回復一字,至此,可以收一收那相思的心了。別指望冬夜的枕下還能壓一封那人的回信,來消長夜寂寥。壓書吧。如果那一個負心的男人在外鬼混了大半年,到冬天還沒回來,那他大約不會回來了。也洗洗睡吧,不用等了。那半方空著的枕上,就放一本書罷。愛情不來,愛人不歸,與書共枕。

                            TAG標簽:

                            【審核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念1031 會員等級:站長 用戶積分:12105 投稿總數:1489 篇 本月投稿:302 篇 登錄次數: 166 他的生日:03-16 注冊時間: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錄: 2019-06-17 23:02:15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