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優美散文 > 心情散文>文章詳細內容頁

                            姚云:你在,你不在

                            時間:2019-06-16 10:33:29  】來源:原創 作者:念1031 點擊:0

                              那年的父親節,你在。

                              那天,我是去醫院和你一起度過的。那時,你住院不到一個月,5月23日住進去的,我記得很清楚。

                              是6月夏季的一個周日上午,如往年一樣的炎熱悶燥,樹上不見一絲風影。

                              我一早出門,買了一堆你喜歡吃的水果,還有一個竹枕頭。我步履匆匆,心事重重地趕去醫院。到那兒,見你,依舊按喜歡的姿勢,側臥在床,等著我來。

                              我彎下身,湊近你,佯裝輕松地對你說,今天是父親節哦,這些都是我送你的禮物。你看著我,點頭領情。

                              每年的父親節我都喜歡給你買衣服和鞋子,你穿上總是那么合身得體,你喜歡在熟人和老同事面前炫耀女兒給你買的每一件衣服。有一件絲綢上裝,中式,藍底,白點,這件是我在杭州給你買的,你很喜歡,經常出門都要穿上這件,還說,別人如果覺得你穿的太花,你就大聲地告訴人家,我女兒買什么我就穿什么,這意思是要告訴別人,你全聽女兒的,是你女兒要你這樣穿的。父親穿了一輩子警服,退下來后,很想換一種休閑的方式輕松生活。

                              父親的工作照

                              而這個父親節,你躺在病床上,衣服對你已不再重要,此時天熱,你更需要一個涼爽透氣的好枕頭。我換下醫院的白布枕頭,把散發清香的竹枕頭替你墊上。

                              你已住院25天了,病卻不見好轉,你的心情也大受影響,話語中少了平時的幽默風趣,你依舊讓我給你捶背捏腿,活絡筋骨,因為你已無法坐起,一直就這么躺著,心情難免低落煩躁。中午我沒回家,在醫院陪你一起吃飯。病房靜靜的,只有我們父女倆相對,我逗你說笑,家長里短,一如往常。

                              我每一次來陪你,你都會很安心,有時帶著呼吸機沒法交談,但你還想跟我說話時,我就說,嘴抿著,吸氧。你就會很聽話地抿起嘴,我就坐在一旁捧著你的手,默默地看著你。誰說交談是唯一相處的方式呢?曾經,每到冬天,我一回家就會握著你的手,我的手,冰涼纖細,你的的手,溫暖肥厚。你笑著說,女兒,我們各取所需。惹得一旁的母親非常嫉妒。

                              父親大學畢業照

                              你對我而言,是個智者,你把父親的角色轉換演繹的很到位。年少時你之于我,更多扮演的是嚴父的角色,對我要求嚴苛,一路領著我成長,關鍵時刻幫我把握方向,我很幸運,在我人生最關鍵的十字路口上總有你的身影,我日后的順利發展跟你的判斷和指導分不開,比如,從小愛好文學的我在選擇專業時,你果斷地幫我選擇了計算機專業,而且斬釘截鐵地告訴我,計算機是人類未來的發展方向,你一定不要錯過這樣的好機會。那可是八十年代初啊,很多人連計算機長啥樣都沒見過。另一個我人生的關鍵點,是我要砸掉事業單位的鐵飯碗辭職創業時,全家第一個站出來支持我的還是你,至今仍記得你說過的每一句話:女兒,大膽去闖吧,即使失敗了,還有我呢,我會養活你。而當我漸漸長大成熟、成家立業之后,你更多扮演的又是一位慈父的角色,這一點我比弟弟得到的多,也幸福的多,在我面前,你從不吝嗇對我的贊美,也從不掩飾對我的愛,你說,女兒,你是我此生最得意的作品;女兒,在我眼里你是最漂亮最有氣質的;女兒,好想你了,你什么時候能回來看我?女兒,如果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男人不會背叛你,那個人一定就是我……諸如此類的話常常掛在你嘴邊,而對弟弟,你們彼此都說不出口。

                              記得每一次從病床前離開,我都會莫名地害怕,害怕這會不會是最后一次告別,于是盯牢你的臉,輕輕地說:爸,我回去了,明天再來看你,你要聽話啊,我每天都會來看你。這樣的話,我每天都在你耳邊講。

                              現在回想,彼時,危險已步步逼近,上天留給我們父女的相聚,只有27個晝夜。

                              作者與父母的留影

                              父親節那天,我一邊喂你水果,心里卻閃過一個不祥的念頭,明年的父親節,我,還有沒有你?

                              沒想到,這真的是我給你過的最后一個父親節,更沒想到,生死陰陽竟隔得那么遠,那么遠,遠到無處尋覓。

                              我的父親,一個人,靜靜地,靜靜地躺在那里,面容平靜慈祥,就像是睡著了一般。再然后,就變成了一縷煙、一捧灰、一塊碑、一張照片……我呆呆地立在那里,四肢無力,心被掏空似地沉下去、沉下去,沉向深淵。

                              我還能為你做些什么嗎?似乎什么也不能做了,以往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讓你以我為傲,只是證明給你看,你生養了一個多么優秀的女兒,讓你快樂讓你得意,我最喜歡看你得意的樣子,而現在,一切努力已經沒有什么意義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為你多寫點什么,這肯定是你最愿意看到的。那天你躺在病床上突然對我說:女兒,你又有素材了。什么素材?我佯裝不明白,其實,我怎會不明白,在我們父女之間早已有了語言默契。曾經你對我說:女兒,要堅持寫作哦。我故意急你,不想寫了,江郎才盡,找不到素材可寫了。所以才有了上面那段對話,我怎會不明白?現在我想我唯一能為你做的就是多寫寫你,今后你也只能以這樣的“存在”被我的下一代銘記。

                              父親退休后,作者在書房幫父母拍的合影

                              悠悠時光,親親我父。轉眼,你離開我已經快8年了,歲月的跋涉中,我常在深夜時分想起你,心情躊躇難安;夜里落下的淚,是心痛的刀痕,寒光閃閃。

                              有時,走在大街上,人來人往中,看到一個似曾相識的略胖的背影,我急急跑上前去,結果失望而返。走進商店,一抬頭,看到好看的男士衣服,上前摸摸,還想著要買給你穿,怔楞了一下回過神來,才又想起,你已不在。

                              父女因緣,果真是如此散離而滅嗎?佛說:性真常中,求于去來、悟迷、生死了無所得!我活著,你卻病死寂滅,令我迷惑不已。

                              淚眼婆娑中,我對你的愛,在你走后愈加凝重。看著你的照片,我試圖拼接起你人生的線索---戰火紛亂的南京古城、貧窮饑餓的全椒鄉下、命運輾轉的合肥省城……走過了怎樣苦難的人生,又走過了怎樣漫長的道路,這中間的回憶支離破碎,我無法了解。昔日歲月里,雖然跟你最親近,但我卻并沒有真正讀懂你。你的抱負,你的才華,你的不甘落后的上進心,都曾被我輕易地忽略,而現在,回憶往日點滴,我卻在慢慢地了解你、懂得你。

                              仰望夏日夜空,成群歸鳥飛過門前水塘,發出啪啪聲響,那啾啾的啼叫聲,讓我想起父親病危時說過的話,女兒,拜托你帶我回家,我想回家。我后悔沒有如你所愿,這些成為我心頭永遠的憾痛。

                              我沒想到,你在,你不在,這道看似不易跨越的鴻溝,竟然是頃刻之間的事。

                              作者母親結婚前的照片

                              今年的父親節,你已不在。

                              死亡,將人生變得有終點。雖然知道這個終點終有一天會來臨,但就是幼稚的不愿從夢里醒來。我幸福無憂地活了四十余年,從不知面對死亡的痛苦滋味,直到父親的離去,這才驚醒愚鈍的我,正像浩蕩夏空突來一聲炸雷,一道閃電把夜空劈成兩半,瞬間讓我看見這一生中從未見過的最深邃的黑暗、最無望的破碎。

                              依然,家中墻上懸掛著那幅尚未著色的上山虎畫作,弟弟已買來油彩,可你已不在;桌上攤開的筆記本上,工整地寫著你的讀書筆記——歸宿,就是安靜的狀態。多么漂亮的一手小楷字啊。還記得每次我打電話回家,母親搶接電話時,我都聽到你在旁邊大聲喊,女兒,我想你了。悠然鄉音,縈繞耳畔……

                              父親的照片就擺放在老房子里,擺在那個陪伴父母幾十年的老式五斗櫥上,靜靜地俯視著旁邊那張空空的雙人床。照片中的父親,靜默無聲,一如你從前的威嚴和強勢。環視屋內,掉漆的方桌、報時的大擺鐘、墻上的國畫、書桌上的電腦,還有你喜歡坐著搖晃的竹編藤椅,還在原地,空著……

                              如今,你已不在。我每天早晨或夜晚都只能對著照片跟你說會兒話,雖然知道這是一種非理性的迷思,但我仍然無法停止這樣的舉動,這是我想以我的方式讓父親永遠活著,或者也是我的一個奢望,若有來生,業力牽引下,你會以什么樣的姿態再入我的人生,父女?兄妹?抑或戀人?

                              不去想了。你在,或,你不在,如今都不去糾結了,無論怎樣,你都一直住在我心里,永遠,永遠,直到我們父女相會的那一天。今天是你的節日,天堂里的你,一定要快樂哦!

                            TAG標簽:

                            【審核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念1031 會員等級:站長 用戶積分:12240 投稿總數:1516 篇 本月投稿:306 篇 登錄次數: 168 他的生日:03-16 注冊時間: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錄: 2019-06-21 00:45:41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