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優美散文 > 寫景散文>文章詳細內容頁

                            問柳(散文)

                            美文
                            時間:2019-03-22 05:33:39  】來源:原創 作者:笑君 點擊:0

                              旭日升起來了,世界從朦朧中醒來,便也漸漸的有了色彩。

                              我站在陽臺上吃早餐,吃著,吃著,眼睛被 “苑湖”邊的那棵柳樹吸引了。喲!這才幾天沒注意,竟如此的生機盎然,滿是春天的模樣了。

                              其實,這棵柳樹并不是很美,根在堤岸旁,枝桿卻側著身子伸到湖面上去了。一個冬天,身上裂痕累累,很黑,很糙,不見一片葉子,都以為它死了。

                              現在呢,根部雖然沒有多少變化,可桿上的枝條卻在不經意間變成了嫩綠色,葉子一片連著一片,像瓜子一般,密密麻麻,看不見縫隙,也聽不見聲響,舒舒展展的,似是粘上去的,卻又不是。縷縷絲絳,順著枝桿的傾斜度,如同瀑布般的,把春意毫不吝嗇的呈現在我的眼前。

                              在我的角度里,貼著枝頭的上端是鱗次櫛比的高樓,底下才是清清的,平靜得像鏡面一樣的湖水。美妙的是,垂下去的枝頭,像蜻蜓點水似的,隨著微微的風,搖擺著,拂動著,似丹青潑墨,似速寫風情,還似……

                              忽然間,我的心中被什么東西觸動了一下,似是想起了一些事,卻又不知道是什么事。于是,放下了手中還有半碗的稀飯,打開手機,寫下了“問柳”兩個字。

                              寫過后,覺得好笑,這都哪跟哪兒,為什么要問柳呢?若是前面再加上“尋花”兩個字,豈不是……

                              立馬,腦子里閃過了《金瓶梅》中的一段話:“韓道國與來保兩個,且不置貨,成日尋花問柳,飲酒宿娼”。也就是說,“問柳”兩個字是個貶義詞,與花相連,柳被暗喻是妓女了。

                              若是能后退四百余年,一定要問問蘭陵笑笑生,你憑什么糟蹋“花柳”呢?難道美哉美哉的花惹你了,婀娜多姿的柳讓你損失了什么?美好的事物,我們應該珍惜才對吧!

                              我欲問柳,何意?

                              其實,柳樹是華夏大地上古老的樹種之一。《詩經·小雅·采薇》中就有“昔我往矣,楊柳依依”的記述。柳雖無熏人欲醉的馨香,也不是嬌艷絢麗的奇葩。但是,姿態幽雅,情意纏綿,落落大方,令人喜愛。還有,柳是最早捎來春訊的使者,在萬木復蘇之前,便吐青露芽,伸出綠葉,自古便得到了詩人和畫家們的青睞。

                              如此說來,這花和柳真的是比竇娥還冤。花是花,柳是柳,不過一植物而己。在這里,花和柳是一樣的,都是在為他人受過。原因,即便我沒有理論根據,也能瞎猜個一二來。花是美的代名詞,柳是窈窕淑女的象征,便跳不出遭人忌恨的怪圈。

                              唐代大詩人杜甫,可不是這樣認為的。他在詩里直言:“元戎小隊出郊垌,問柳尋花到野亭。”這里的問柳尋花,恰是借最單純的物,來形容最美麗的景,是對大自然無限的熱愛和贊美。當然,也是對花和柳的肯定。

                              唐代還有一位大詩人賀知章,就更有意思了,他說:“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絳。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用人們常見的生活細節,生動地刻劃了柳的生長狀態,既顯示了春天的無限生機,又使人耳目一新,把詠柳提到了一個無人企及的高度。

                              另外,宋代的楊萬里寫到:“柳條百尺拂銀塘,且莫深青只淺黃。未必柳條能蘸水,水中柳影引他長。”意思很明確:百尺長的柳條,輕拂過閃耀著銀光的水塘,柳色尚且還不是深青的,只是淺淺的黃。未必柳條能蘸到水,那是因為水中的柳影將它拉長了。這不僅是一首詩,還是一幅畫,是春日里草長鶯飛的最好寫照。

                              說到這里,便想起了一代偉人毛澤東的《七律·送瘟神》,有一句是:“春風楊柳萬千條,六億神州盡舜堯。”這里,是把柳樹稱作“楊柳”的,實際上“楊”和“柳”是兩種不同的樹,可人們經常把柳樹也稱為楊柳,為什么呢?是有來歷的。這種說法始于隋朝,當年隋煬帝開鑿運河,要求運河兩岸都種上柳樹。晚唐文人韓偓寫的《開河記》記載說:“詔民間有柳一株賞一縑,百姓爭獻之。又令親種,帝自種一株,群臣次第種栽畢,帝御筆寫賜垂楊柳姓楊,曰楊柳也”。就是說,老百姓踴躍交售,皇帝又親自種,百官依次效法,御河兩岸的樹,都姓楊,便是楊柳了。

                              隋煬帝為什么要這樣折騰呢,還不是因為柳樹太過飄逸,太有韻味,也太能煽情了嗎。

                              在古代,民間還有很多柳樹的傳說。不知道是哪一年,有個叫土兒的孩子,父母早亡。沒有吃的,沒有住的,靠乞討為生。十五歲時,有一身力氣了,便在灞河灘上開墾了一塊地,種起了西瓜。灞河龍王有個女兒叫柳女,長得比牡丹還好看。她住不慣金碧輝煌的宮殿,得空便在田野里跑。跑到土兒的西瓜地邊,看到又大又圓的西瓜,口渴了。正要掏銀子買時,土兒已笑瞇瞇的搬了一個很大的西瓜遞了過來。柳女不好意思接,土兒硬是往她手里塞。

                              就這樣,兩人互生愛慕,便經常在一塊了。卻被龍宮的巡邏蝦將看出了意思,告訴了龍王。龍王大怒,不僅把柳女訓斥了一頓,還將其關了起來,不準她走出龍宮半步。有一天,柳女乘機跳了出來,和土兒相見,說:“土哥哥,這兒不是久留之地,我們快逃吧!”

                              土兒望著西瓜地,有點舍不得,更舍不得柳女。忽然,聽得“嘩啦”一聲響,灞河翻騰起來了,像山崩地裂一樣。龍王領著蝦將們來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狠狠地扇了土兒兩記耳光,扇得土兒死去活來。

                              灞河龍王把柳女用鐵索鎖了,一只魚精同情柳女,冒著殺身的危險,一刀砍斷了鐵索,放柳女逃出了龍宮。

                              土兒在河岸上只剩下一口氣了,柳女抱著土兒哭作一團。頓時,灞河里掀起了風浪,柳女知道狠心的龍王又來了。緊急關頭,柳女靈機一動,化作一棵皮厚內空的樹,并把根深深地扎在地底下。她以為,這樣就能擋住風浪,搭救土兒的性命。龍王識破了女兒的計謀,一把抓住大樹,欲連根拔起。但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卻拔不起來。氣得他抽出寶劍,把樹砍成了千節萬節。

                              當灞河邊的百姓們趕來時,土兒已經死去,只好就地埋葬了,并把那千節萬節的樹枝插在河岸上。那樹枝一插進土里就扎根、發芽,不久就長成了大樹。這樹,就叫作柳樹。直到現在,柳樹的枝一插進土里,就能生出根來。人們說這是柳女和土兒,他們的心分是不開的。

                              實際上,柳樹為楊柳科,屬于落葉喬木或灌木一類,是能夠在濕地以及水里生長的樹木之一。可能跟人一樣,有人貪涼,有人喜暖。有人愛游泳,有人愛跑步。各有各的愛好,各有各的妙處。

                              不過,柳樹性柔,質軟,不適合做粗糙笨重的家俱。但是,柳條的用處可就大了,能編筐、偏籃,是能派上大用場的。

                              小時候,我在鄉村生活。家門口的水塘邊,就有一棵大柳樹,不知道是人栽的呢,還是自己生長的。很奇特,根在塘邊的埂上,枝桿卻像月牙似的,折成180度的彎,貼著水面,把枝頭伸到水面上的半空中。那月牙的部分,便是小伙伴們在上面嬉戲、玩耍的最佳之處。

                              在我的記憶中,這棵大柳樹,給予了我們很多快樂的時光。它一天天長大,一年年變粗,從沒有枯萎或死去的跡象。我們還經常把垂下來的枝條扯斷,要么撥皮抽成一個花球,當互相追逐的工具;要么編成花環戴在頭上,當作帽子。

                              終于有一天,被我們這些不知輕重的狗仔子們,將它連根拔起,栽到塘里去了。從此,我家門前沒了婆娑的影子,也斷了我美好的記憶。

                              “苑湖”一周,柳樹并不多,只有稀稀落落的幾棵,分布也無規律,似乎是東一棵,西一棵的。既像是設計人員有意的點綴,又像是施工人員在種植時記錯了位置,漏栽了。可是,細細的一看,這里有,那里無,才是恰到好處的,是一種自然的景觀。

                              初春時節,最早看到的綠葉,最早感受到的春色,無疑,是柳樹。別看它古老,歷經滄桑,卻也很年輕。若是沒有了它的存在,這湖邊,這院子里會是什么樣子呢?

                              傍晚時分,我又站在陽臺上,那棵柳樹還是早晨的那個形狀,幾乎沒有什么變化。湖邊寂靜得很,除了正常的生活律動之外,沒有其它額外的嘈雜。有人從它的身邊走過,卻沒有關注它的存在。有汽車從它旁邊駛去,卷起了一陣風,卻只是帶走了一些浮塵而己。

                              就在我欲轉身離開的一瞬間,有一尾紅金魚從水里竄了上來,向一片葉子沖去。一縷絲絳猛地向水里沉去,很快,便又彈了上來。水面上泛起了一圈漣漪,還有幾個紅點在游動,接著便沉到了水底里,什么也看不見了。

                              我注視了一會,湖面又恢復了原來的平靜與自然,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過。我的心頭依然有一種不甘作罷的念頭在縈繞著,眼前揮之不去的,是那如同翡翠一般的春色。

                              2019年3月12日寫合肥翡翠湖畔

                            TAG標簽:

                            【審核人:雨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笑君 笑君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笑君 會員等級:文學秀才 用戶積分:167 投稿總數:31 篇 本月投稿:6 篇 登錄次數: 37 他的生日:10-05 注冊時間: 2019-03-06 10:09:04 最后登錄: 2019-07-15 19:24:08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