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優美散文 > 敘事散文>文章詳細內容頁

                            張秀云精短散文三則

                            時間:2019-07-04 22:42:53  】來源:原創 作者:念1031 點擊:0

                              何 以 消 夏

                              (外二篇)

                              ■ 張秀云

                              一到暑天,這天地就跟一個大蒸鍋似的,人在其中,連宵達晨,大汗盈巾,一個個叫苦不迭,怎么辦呢,又不能像米芾那樣,寫一張《逃暑帖》丟在那兒,攜一家老小逃到深山里去,就各顯其能,想辦法消磨這漫漫長夏吧。——所謂“消夏”,可以理解為消除、擺脫夏天的暑熱,也可以說“用消遣的方式度過夏天”。

                              史上有名的小資男青年李漁特別喜歡荷,他在《閑情偶寄》里說:荷葉之清香,荷花之異馥,“避暑而暑為之退,納涼而涼逐之生”,我的朋友侯君,就是他這一論調的擁躉者,最喜歡暑天里去荷塘垂釣。揀一片濃樹蔭坐下來,對一池荷花拋下釣鉤,那天,他釣了幾條戈丫魚,金黃金黃的,看著可誘人了,可在朋友圈里秀了一秀,又都給放水里了,饞得我直想罵他一頓,要知道,野生的戈丫,肉質可細可嫩了。無奈,人家漁翁之意不在魚。

                              P君每到夏天,都要和他老婆為晚飯爭執,老婆說,喝綠豆百合湯能解暑,他偏說,紅豆薏米湯能除濕,盛夏更需要除濕。爭執的結果每年都一樣,一頓綠豆百合一頓紅豆薏米,那快退休的兩口子,就在呼嘍呼嘍喝一碗湯的時候,達成和解,開始展望起退休生活來。老P說,退休了咱回老家,我要像老王那樣,在門口的那棵大柳樹叉上放一張竹床,天天晚上躺到樹上涼快去。老王的樹床,P君已經不止一次念叨了,他對那鳥人一樣的夏日生活,對拂過樹梢的涼風,無限向往。

                              母親吹不得空調,每年夏天,都要回農村老家去,老宅屋后有一條小河,河岸上是一排茂盛的楊樹,母親在樹下放張涼床,天天坐那兒跟幾個老姐妹拉呱,一邊說,一邊搖著手里的芭蕉扇。母親的那把扇子可有年頭了,邊緣用布鑲著,手柄被她年復一年的汗水浸成了絳紅色,有古董一樣的幽幽寶光。搖著扇子,吹著溜河風,母親愛給她從未進過城的老姐妹講城里的生活,鴿子籠似的15樓,吹得人心口疼的空調,人家嘖嘖嘆息著,薄薄的一層同情底下,裹的是滿滿一包羨慕。我知道,那一包羨慕,才是母親真正想要的。

                              父親的夏天,幾乎都在棋盤上度過,在河沿上擺開陣勢,每天和前村的老張后村的老李,殺得天昏地暗,母親把飯端到跟前都顧不上吃,“對弈林蔭下,存亡楚漢爭。茗甘何曉味,煙灼哪知疼?”,沉浸在生死戰場里,煙灼都不疼,哪還有功夫顧及身邊的炎暑,頭頂的蟬嘶?父親下棋太敬業,以至于得了頸椎病,每每說起來,母親都對棋盤恨得咬牙切齒。

                              “頭伏日頭二伏火,三伏無處躲”,去年剛進伏天,氣溫就躥到了39度,一出空調屋,立馬汗如雨下,頭腦迷糊,怎么辦?請公休假!請了十五天公休假,我們一家人,開車直奔青海,漸漸地,穿長袖,穿外套,到崗什卡雪峰底下,就把羽絨襖也穿上了。雪白的山峰下,融化的雪水一路奔涌著跳下來,激起的每一簇浪花都帶著森森寒意,和女兒一起撈溪底圓潤的石子,水的那個涼喲,真的就是直刺骨髓。忍不住發了個朋友圈,只叫了一聲“冷哇”,就招來一浪浪聲討,“有本事你別回來!”“有這樣曬幸福的嗎!”只有一個朋友比較人性化,她溫柔地說,“回來吧,親愛的,家鄉39度的溫暖等你歸來……”

                              是啊,躲得了頭伏,躲不了二伏三伏,家總要回的,班也總歸要上的。干脆,這個暑天,哪兒也不去了,我把空調打得涼涼的,下了班就抱只西瓜,窩在沙發里看電視去。這個夏天,我打算把京劇那些音配像、像音像全部看上一遍,從余叔言到王佩瑜,從王瑤卿到張火丁,一個也不放過。有人問我,何以消炎暑?我對曰:吃瓜看京戲!

                              夏 至

                              至,極也。夏至這天,日長之至,日影短至。早晨四點半,天色就已微明了,一直到晚上七點多鐘,太陽才慢慢落下去,白晝長達十五個小時之多。“吃過夏至面,一天短一線”,夏至是個轉折點,過了這一天,白天一天比一天短,等到冬至,則達到另一個極致,變成夜晚最長了。

                              夏至時節,雖然還沒有入伏,不是全年最熱的時候,但陽光白花花地照著,三十八九度的高溫已不罕見,太上老君煉丹爐里的感覺,人們已經略略領教了。天熱,天公的性情,也開始暴躁起來,動輒要發脾氣了,這廂正烈日焰焰,呼啦一陣風來,咔嚓一聲雷響,忽地就會來一場暴雨,還可能,馬路這邊嘩啦啦雨簾如瀑,那邊卻干天干地,“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不只是唐詩里的情景了。

                              夏至日在每年的六月二十一日前后,農歷的五月中旬,這時候,皖北的小麥已經顆粒歸倉,該種的也都種下了,要返城務工的,都跨上高鐵走了,鄉村又恢復了以往的寂寞。“打完場,垛完垛,知了猴,一大摞”,知了猴即蟬的幼蟲,《詩經》里說“五月鳴蜩”,蜩即蟬也,五月的鄉村,知了嫌寂寞,紛紛振起鼓膜高歌起來,“吱-嘍”,“吱-嘍”,從早到晚,不知疲倦。鄉村樹多,樹上蟬多,“吱-嘍”聲稠得跟暴雨似的,一點縫隙都沒有,乍一聽來,真覺得太吵,但久處其中,也就習慣了,所謂“蟬噪林逾靜”呢,慢慢你會覺得,這單調的音樂很寧靜,很讓人安祥。

                              明末清初的小資文青李漁說,“午睡之樂,倍于黃昏,三時皆所不宜,而獨宜于長夏”,這句話很有道理,夏日這樣長的白晝,暑氣爍金,人皆疲倦,午間小睡不可或缺。午飯畢,拖一張涼床放到樹蔭里,慵懶地躺下來,緩緩搖一把蒲扇,稠密的蟬聲被搖得一漾一漾,宛若水波,人恍惚如在搖籃里一般,慢慢地,手里的扇子一松,就進入夢鄉了。午夢酣沉,長長一覺醒來,樹影已移,淡淡的光斑透過樹葉的罅隙,薄薄地漏在身上,光影閃爍中,蟬聲依然洪大如潮水,而日頭,已經偏西了。

                              夏至的星空很美。晴朗的夜,天幕是干凈的墨藍,星星又密又亮,鑲嵌其中,一顆一顆,寶石似的閃閃爍爍。偶有流星倏地劃過去,拖著亮亮的尾巴。又寬又長的銀河里,繁星點點,光芒閃爍,牽牛織女隔著耿耿星河,遙遙對望。小時候,那些乘涼的夜晚,母親常指著星空,講牛郎織女的故事,講牛郎擔子里挑著的那兩個孩子,我們尚不懂得什么叫“纖云弄巧,飛星傳恨”,不知道什么叫“金風玉露”,只是一個家庭的分崩瓦解,令人心生惆悵。

                              荷是這個世界上最隆重的花朵,是夏天的精魂。夏至前后,它們凌著水波,漸次開放。一支支亭亭的荷,裊娜搖曳,拂拂夏風里,清雅的香氣讓人心神俱醉,暑氣全消。若是逢了一場雨,碧綠的荷葉上,圓圓的水珠子滾來滾去,白的紅的粉的荷花被雨洗過,鮮妍明媚,更是一幅清新的圖畫,置身畫中,再炎熱的天,心頭也有涼意習習。

                              夏至是畢業季,雪白肥碩的梔子花還開著。梔子花是畢業花,是離別花,是少男少女心頭一份純潔的心事。何炅那首《梔子花開》,舒緩溫柔,適合作此時節的背景,那個拖著行李遠去的背影,多年后憶起來,還讓你有一小抹淺淺的傷感……

                              梔子花開

                              “梔子花開,so beautiful so white,這個季節,我們將離開,難舍的你,害羞的女孩,就像一陣清香,縈繞在我心懷……”喜歡何炅這首《梔子花開》,舒緩溫柔,歌聲里浮漾著淺淺的甜蜜淺淺的憂傷,聽來讓人懷戀青春,懷戀曾經的校園。畢業季,那些沒有說出來的話,那個害羞的女孩,都被初夏的長風吹走,惟留下梔子不散的花魂。

                              梔子花魂如它的花朵一樣,唯美,潔白,純凈,纖塵不染。重瓣的白梔子怒放起來,凝脂似的花瓣層層堆著,豐腴得像小牡丹。花骨朵則尖尖的,翡翠般碧綠,打著旋兒緊緊束著,恰似青春的心事,羞紅了臉,卻牙關咬緊,怎么也不肯說出來。梔子花開在夏日的晴光里,真怕太陽把它曬化了,風把它吹破了,然而它卻是堅忍的,不僅綠葉四時不凋,它的花蕾,竟從冬天就開始孕育了。正是因為從冬到夏這長長的醞釀,它開起來才會如此的濃香馥郁。

                              關于梔子花的香氣,汪曾祺有一段有名的描述:“香氣簡直有點叫人受不了”,“梔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撣都撣不開,于是為文雅人不取,以為品格不高”,對此評鑒,汪竟然讓梔子花爆了粗口——“去你媽的,我就是要這樣香,香得痛痛快快,你們他媽的管得著嗎?”這實在不符合梔子花的氣質,冰肌雪魄的梔子花,它是豆蔻年華的少女,純潔羞澀,對于不懂它的人,只會垂首斂眉,一笑而過,裙袂飄處,唯余幽香。

                              梔子香是青春的體息,它繚繞在畢業季,是一份純潔的心事。

                              純潔的梔子花,最宜雨后觀賞。一夜細雨,早上起來,推開門,微涼的香氣沉甸甸撲面而來,本就油亮的翠葉,經水一洗,渾身都是翡翠的流光,肥美雪白的花朵,花芯里汪著水珠,花瓣上濺著雨點子,滿目清新,一如記憶里那個“害羞的女孩”。

                              最難忘那場與它的邂逅。那年初夏,高速遇雨,就近停進那個服務區時,暴雨初歇,烏殃殃的云朵沉沉地壓著大地,信步后園,忽被一陣濃香吸引,循香而往,竟見幾十米長一條梔子花綠籬,千百花朵怒放其中。我驚喜極了,流連其側,不停地伏下身子去觸,去嗅。管理員大姐見我喜歡,大方地說,你摘吧,可以摘的!怎么舍得摘呢?悵悵地走開,沒想到,她卻小跑著追上來,把一大捧梔子花塞給我。

                              我愣住了。一大捧雪白的花朵在手心里,飽滿肥碩的一團白,軟軟涼涼,絲綢一樣滑滑地貼著肌膚,花芯里的雨水順著小臂流向肘尖,醉人的香氣直沖肺腑,我欣喜得整個人都呆住了,一時間,旅途的困頓,烏云的壓抑,被驅趕得一干二凈。繼續旅程,把花一朵一朵簪在車里,一路開心地唱著那首《梔子花開》,濃香裊裊中,往事歷歷,心思纏綿。

                              去江南,這個季節,常有挽著發髻的老太太,坐在人行道的樹蔭下,賣梔子花。行人被花香絆住,會停下來買幾朵,別在發間,或者帶回家,浸在裝了水的敞口瓶子里,放在床頭。夜晚,月光當戶,照著帳中人,照著瓶中花,月色如玉,花色如玉。梔子花,也是宜于月下看的,且等一個圓月,月懸中庭,清光流瀉一地,庭中花影婆娑,花月交輝,朦朧間,蟲聲唧噥,花香浮動,斯景斯情,當屬人生一醉耳。

                              梔子,古代寫作“卮子”,是因為它的果實,“卮”是古代的酒杯,梔子花謝后,其果實形狀如卮,遂稱“卮子”,后為“梔子”。又香又白的梔子花,擎著一杯一杯酒,已讓華夏沉醉幾千年。

                            TAG標簽:

                            【審核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念1031 會員等級:站長 用戶積分:13055 投稿總數:1670 篇 本月投稿:279 篇 登錄次數: 177 他的生日:03-16 注冊時間: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錄: 2019-07-06 10:36:00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