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精短故事 > 少兒故事>文章詳細內容頁

                            觀音橋記憶上

                            散文
                            時間:2019-05-15 11:52:49  】來源:手機原創 作者:李建志 點擊:0

                              刨下幾口午飯,抓上門角竹桿、水壺心急火燎出了院門。

                              沿新馬路、三家村、董家山、污水站行疾如飛,穿越農科院實驗田、小沙河,不到半個時辰,便抵達了昨晌海艦嘴里滔滔不絕“錦鱗游匯、蟬鳥云集”的觀音橋。

                              大跌眼鏡的是,讓人茶飯不思觀音橋,竟然會是如此一副不倫不類乞窮儉相。

                              薄薄一層水泥橋面、三十公分厚度幾堵墻體式橋墩、十公分直徑水管狀護欄、長五十、寬四公尺。

                              三頭六臂普度眾生觀世音菩薩,會屈尊在泱泱錦官城如此鳥不拉屎一隅!不會是他搞錯了吧?

                              可與他嘴里“兩幢三、四層樓高的紅樓房挨到,橋在紅樓房與對面一條老街中間”相同描述的地界,視線可及范圍內分明就只剩下此地。

                              距離火柴廠一端的橋頭五十米,平行矗立著兩幢未知歸屬,三四層樓高的紅磚宿舍,另一端連接觀音橋街的入口。

                              一條至多容得下老解放通行的水泥路,從新馬路糍粑店口起頭,經由制革廠、火柴廠、宿舍出入口,連接觀音橋。路的另一端是一片廣袤的農田。

                              離橋頭更近的一幢宿舍后墻下面,是一個兩百平米大小的沙土壩子。壩中央保留下了三到四棵,其中一棵前段幾近貼伏著地面生長的老洋槐樹,兩端與河岸接壤。

                              剛站上橋面,一股股浸淫著水汽、蔬菜、樹木、野花氣息的河風,便匹面撲來。蔥蘢的枝條在風中歡快地騫撲,發出嘩嘩嘩嘩的聲響。沆茫的河水泛出層層晶瑩剔透魚鱗狀細紋,鋪開滿整個水面。一眼望去,就像一粒粒小到看不見形狀的鉆石嵌在水面熠熠發光。與流金鑠石來路相比較,這里簡直就是人間天堂。

                              婆娑的槐樾,透射下一縷縷忽明忽暗斑斑點點的陽光。樹的影子,隨風的來去,變化成不同的俏皮可愛的樣子。

                              來的時候,便看見兩位本地人模樣,六十左右老者輕搖折扇站在一處蔭蔽聊天。樹的影子、光點、光團,在他倆白白的衣衫、臉龐間追追趕趕跳來跳去。板車、架架車、自行車、行人斷斷續續從他們身旁經過,有幾位先后停了下來。壩上,漸漸匯集起越來越多的人氣。

                              一間兩蹲位大小的旱廁,如果園里一個守夜棚大小,杵在土壩對面菜地邊緣。四十出頭一位補(自行車)胎人,醉醺醺半睜開眼睛靠在旁邊一竹椅上,占據了一席肯綮之地。來來往往的鳥兒、斑鳩、鷺,在水面、樹樾、田野、高空間頡頏、翱翔、啼囀、嬉鬧、覓食。

                              一艘鐵皮採沙船快臨近橋下的時候,他們中有人發現了它。

                              “呵呵,打沙船吔!”一些人迅速靠了過去。

                              其實我早發現了它,只是不露聲色悄悄等它靠近。

                              即將穿過橋下的時候,我看得更加清晰。寶石藍一般的河道里,採沙船如一艘游山玩水的畫舫緩緩徜徉,兩旁拖拽出層層迭迭向外翻涌的細浪。陽光下折射向岸上、橋面道道七彩斑斕變幻無窮的光亮。

                              “嘩”健碩的打沙人扔下了打沙篼,“嘩”提出水面。恍惚提上船體一刻聽見了他一聲低沉的吆喝。

                              “嘩”、“嘩”……

                              海市辰樓一般的倒影,被船頭無情撕開,再被丟下提上,去了身后便就變成為了搖搖晃晃,支離破碎的一塊塊殘片。在船尾遠端潺湲的水流中,像被人偷天換日又拼接了回去。光前絕后沒留下一絲痕跡。

                              站在土壩,山巒一般連綿起伏的樹冠中央,觀音街的樣子清晰可辨。

                              橋頭緊挨著一片隆起的地勢上面,身后的一戶人家,栽插上了圍籬一般的一排竹子。一棵枝葉碩茂的野生構葉樹,亙隔在它與橋頭當中。

                              繁蔚的樹冠,猶如一幅點綴上紅寶石(果實)青陰的萃幄,把一小部分住宅蔽圉在了它的身后。隨河風擺動,視野忽而變得逼仄、忽而驀然又寬敞了許多。

                              一道錦霞,穿透傘幄一般的樹樾,透著一股清涼的香風灑落進眼眸,一瞬便失去了視覺。一個念頭突然躍入腦海,現在就過去瞧瞧(街道)?

                              二三其德踏上了橋,糾結中便已經抵達構葉樹下。沒容一絲考量,直邁過去了左側一條相反的小路。

                              約摸走出去二十米遠近,左端有一道五、六米高的仰頭坡,頂上一家空蕩蕩的老茶館。穿過土坡與竹籬這戶人家牛毛氈棚間一道狹窄的口子,便抵達到了來時的小沙河河岸。

                              良久,又轉了回去。加快步伐。手也甩得比先前更加軒昂。

                              再次經過構葉樹的時候,心緒已平和了不少。一咬牙,直奔了橋頭過去幾米開外一個三岔路口,選擇左前一條凸凹不平的沙石步道走了進去。

                              一條寂寥、凋敝、閉塞、落后的觀音橋老街,便一覽無余映入到了我的眼簾。

                              兩旁的住房,絕大多部分倚門疊戶分布于通道左右兩側,犬牙相臨的地勢上面。從部分房間七零八落的陳設、窄門窄戶的建筑風格、門外的板車、敝帷不棄的堆砌物,便足以忖度其工作、生活的艱辛程度。

                              右首一幢新建的瓦房門前,整整齊齊碼放了幾墩剛打不久的蜂窩煤。煤球、煤灰、制作煤、煤球的工具,零七八碎撒開在一旁一片空地。多數人家則在門前的條凳、房頂簸箕里,晾曬著水豆豉、羅卜干、紅苕干、大頭菜。

                              即將到達下一戶洞開的大門之前,我提前便窺知了四周狀況,三兩步急趕了過去。

                              透過亮瓦透射進外屋的光線,影影綽綽看得見室內的一部分陳設。正猶豫要不要抵近進一步觀察的時候,兩位之前并未留意到的老年夫婦,突然躍入剛適應過昏暈的視線,站堂屋、內室中間平和地盯上我。一怔,裝作心慵的樣子,裕如地走開了去。

                              沿途再沒敢向屋內窺探,也再沒遇上一位路人,沒聽見一聲狗吠,居然也沒見上念念不釋香火彌目的神龕、廟宇。

                              街尾一戶人家門外,一張舒氣的藤椅上面,端坐一位戴鴨舌帽的中年男子。旁邊小方桌面擱了一盞蓋碗、一份報紙、和裝有兩只畫眉的鳥籠。

                              對于一位不速之客“居心叵測”的造訪,他只是把目光從手里那份報紙,輕移至鏡眉上方掃視了一眼,須臾又移回去了原處。甚而沒體味到一絲一毫生分和詫異。

                              兩次邂逅,為原本大失所望的老街一行,總算注入了一份欣喜和信心。也讓我進一步加深了對觀音橋老街精髓的認知。

                              整個人兒曉暢、清爽了起來。

                              出了街尾,沿鴉默雀靜小沙河河岸,暈頭轉向連連折返數次,終于從先前那條小路又繞回到了橋頭,踏上去往下游“蟬鳥云集”的行程。

                              此刻,寶石藍般一大一小一左一右兩條河流,在樹與樹的空隙之間顯得越發的明了。

                              兩條流域中間,是一幅平行相隔五十米遠近的扁狹地帶。其間層林疊翠,古木參天,野花躞蹀,綠草如茵。

                              齊人高的野草、灌木;不知名的荊棘、藤葛;未加修整的洋槐、榆樹、垂柳、竹叢;奇怪的叫聲、莫名響動。處處彰顯出蠻荒野性混沌未鑿的原始氣息。

                              加快步伐,即將全身邁過一片矮竹林,余光突然捕捉到一團快速移動的影子!急轉過頭,除了樹,四周依然還是空蕩蕩的河岸、兩條河流。

                              不會真趕上什么毫無招架之力“來無影去無蹤”了吧?原本七上八下的心兒陡然收縮得更緊!擠壓得人幾乎窒息。

                              咚咚咚……聽得見心跳。不,整個人、整片視界在跳!

                              腳下生風疾跑了過去。

                              唧--唧--

                              恍惚像傳入過耳膜兩聲依稀的蟬鳴。

                              叮鈴鈴玲……

                              終于迎來一輛自行車!惶恐到極致之間,陡然峰回路轉柳暗花明。

                              左下傳來一陣嬉鬧。

                              一群光上屁股小孩兒,正在小沙河邊幾處綠油油的草凼捉魚、摸蝦、抓蝌蚪。

                              四五個一絲不掛躺在草凼,兩三個同樣一絲不掛站在岸上。湍急的沙河水里,兩三群孩子在各自的領地追逐、競游、翻滾、打鬧。兩三個猴一般躥上一棵樹杈,從幾米高處吶喊著向河道一縱而下!

                              幾個手拿竹竿、戳箕、笆籠、臉盆,原本站在岸邊觀景的小孩兒,“鷹展”雙臂呈s形沖了過來。快接近身邊的時候,一傾,輕盈地折轉身,像一只只燕子,嘻嘻哈哈s形又飆回了河岸。

                              “有種你撞來啊?奓毛了爺,一個也休想跑掉!”暗自松開了緊攥手心,魚死網破最后一點底氣--竹竿。

                              還未容緩過心緒,此時,竟陡然就跌落進了另一個非同凡響的世界,雙耳充斥蟬鳴!

                              任意一棵樹、任意一片林、任意一轉身、任意一回頭,除了蟬,還是蟬;除了蟬,只有蟬!游響停云,響徹九州!

                              上哪里去找如此一個蕩然肆志不可方物的放浪江湖!

                            TAG標簽:

                            【審核人:雨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李建志 李建志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李建志 會員等級:文學舉人 用戶積分:195 投稿總數:37 篇 本月投稿:1 篇 登錄次數: 3 他的生日:04-15 注冊時間: 2019-05-12 22:18:15 最后登錄: 2019-07-10 23:45:52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