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愛情文章  > 愛情故事>文章詳細內容頁

                            離奇的兄妹姻緣(下部)

                            時間:2012-12-10 20:00:31  】來源:原創 作者:江南雨之淚花集 點擊:0

                              數月后,一日清晨雅麗早早起床,因為今天有公司的月度會議召開,雅麗得早點去公司準備,沒想一陣反胃讓雅麗感覺像嘔吐,雅麗強忍著捂著胸口直奔洗浴室,志濤聽到了雅麗嘔吐的聲音,急忙起床趕到雅麗身旁,問雅麗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雅麗回答說可能著涼了吧,出于謹慎考慮,志濤還是陪著雅麗來到了醫院進行檢查,并電話通知了秘書推遲會議,在醫生的診斷下,醫生告訴了雅麗說沒什么大礙只是懷孕初期正常的生理反應,并恭喜雅麗,志濤聞聽雅麗懷孕的消息,喜悅之情難以言表,摟著雅麗摸著雅麗的肚皮興奮的說我要做爸爸了,太好了,從今天開始你不要去公司上班了,在家里好好保養身體,給我生一個聰明可愛的小寶寶,雅麗對志濤說剛剛懷孕沒什么大礙,況且新來的助理還不太熟悉公司的運作,先到公司帶一帶她,況且讓我一個人在家里會很無聊的。志濤小心翼翼的扶著雅麗走出了醫院,回家的途中志濤一路都在和雅麗說著孩子的事情,憧憬著孩子的未來。看著志濤即為人父那種興奮的表情,雅麗心里感到十分的欣慰,雅麗相信志濤一定會是一個好丈夫好父親。志濤準備接雅麗的母親來照看雅麗,但雅麗拒絕了,雅麗說媽媽年紀大了,受不了勞車之苦,先不要告訴媽媽,等孩子生下來了,再接媽媽過來,其實雅麗不想再讓母親為了照顧她而辛苦,志濤心中理解雅麗的想法,也沒有反對,只是在家里聘請了一個三十歲左右并且會開車的高級保姆,以便更好的照顧雅麗生活起居,也可以陪雅麗聊天打發無聊的時光。

                             

                              雅麗懷孕之后的幾個月了,照常到公司幫忙,因為她知道最近公司業務繁忙,不想志濤太辛苦,志濤也倔不過雅麗的堅持,只好每天陪著雅麗一起上下班,轉眼雅麗已經懷孕八個月了,挺著大肚子在公司畢竟不太好了,也怕萬一有什么意外,在志濤的強烈要求下,雅麗同意回家休息,靜養胎兒,志濤也為雅麗準備好了一些胎教的書籍及音樂光碟,讓雅麗在家里好好休養.,吩咐保姆認真照看好妻子,雅麗也認真細致的精心修養著,并非常認真的學習育嬰知識,為了更好的做一個稱職的母親.......

                             

                              就這樣一個多月過去了,一天志濤在公司上班的時候接到了保姆的電話,被告知雅麗肚子很痛,而且羊水可能破了馬上要生了,志濤電話里吩咐保姆趕緊開雅麗的車送雅麗去醫院,所幸的是,醫院就在離家不遠的地方,只有幾分鐘路程,志濤放下電話,急匆匆的離開了公司開車趕赴醫院,當志濤到醫院的時候,雅麗已經被送進了產房,志濤心里十分的焦急和擔心,在產房外面不停的徘徊著,近一個多小時的等待,在志濤看到像是幾個世紀那樣漫長,終于產房的大門開了,接生的醫生出來了,志濤正納悶怎么沒有聽到嬰兒的啼哭聲,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心頭,他急忙拉住醫生想問個究竟,醫生先開口了,問誰是孩子的父親,志濤趕緊回答是自己,到底怎么了,發生了什么,孩子或妻子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接生的醫生把志濤帶到了辦公室并關上了門,志濤心里突然一沉,一定有什么不好事情,心中的憂慮無法言表,接下來醫生告訴志濤孩子的母親平安無恙,只是孩子有點發育不大正常,腦部沒有發育好有畸形,出生后就立即夭折了,并詢問是不是懷孕期間服用了什么不良藥物,以及有沒有家族遺傳疾病史,志濤告訴醫生雅麗懷孕期間連感冒都沒有過,身體一直很好,也從來沒有服用過什么藥物,怎么會這樣,對于醫生說的遺傳疾病,志濤還真不知道,也不懂。志濤覺得心中一陣泛酸,腦海中一片茫然眩暈,志濤崩潰了,怎么也無法接受自己的孩子竟然是畸形而且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上就夭折了,他想不通,自己在雅麗懷孕期間也不曾服用任何的藥物,況且自己不吸煙,連喝酒都從來沒有酗酒過量都是適可而止,而且雅麗也沒有從事過重體力活,他實在無法理解為什么生下的孩子會這樣,十個月的期盼,換來的是心中無比的失落與悲痛。醫生告訴志濤,如果懷孕期間沒有亂服用藥物,或接觸什么化學物質的話,建議等雅麗休養幾天后兩夫妻一起做一個全面檢查。

                             

                              志濤離開醫生辦公室,在走廊呆呆的站著,志濤已經完全失去了主見,不知如何是好,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雅麗還在療養室,他趕緊來到了雅麗的病床前,看到的是雅麗哭紅的眼睛,原來接生的醫生已經告訴雅麗嬰兒的情況了,雅麗同樣也接受不了如此大的打擊,志濤心痛的握著雅麗的手,忍著心中的悲痛,安慰著雅麗,說沒有關系,以后我們再生一個就是了,夫妻倆沉浸在這無比的痛苦之中,相互安慰著彼此脆弱的心靈。志濤整整在醫院陪了雅麗五天,直到雅麗身體漸漸的恢復了一些,才接雅麗回家,住院期間志濤吩咐秘書阻攔了所有來探望的同事和朋友,志濤不想讓朋友們和公司的同事知道孩子的情況。雅麗夫妻去看了孩子最后一面,強忍著心中的傷痛吩咐秘書為孩子安靜的辦理后事!兩人心中的傷痛自是無法言表......

                             

                              志濤接雅麗回家后,去了一趟公司安排了各個部門的工作后,近半個月的時間都在家里陪著雅麗,雖然志濤心情也十分的沮喪,但是他畢竟是男人,想著自己的妻子一定和自己一樣的心情同樣的悲痛,況且雅麗剛剛生產完身體又虛弱,做丈夫的怎么也得在妻子最困難最傷心的時候陪伴在她身邊,在志濤的關心和保姆精心的照料下,雅麗身體恢復的很快,臉色也紅潤了許多,只是心情還沒有完全走出孩子出生即夭折的陰霾,志濤每天不停的安慰著愛妻,可是誰又來安慰志濤呢,雅麗其實早就看在眼里痛在心頭,看著志濤沮喪的眼神,感動無比的愧疚,雅麗告訴志濤一定會為志濤再生一個活蹦亂跳健康的寶寶。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志濤和雅麗都記住了醫生的囑咐,挑了一個日期,兩人一起來到了市醫院,志濤找朋友介紹了一個最好的內科醫生,為他夫妻倆做全面的檢查,結果卻出人意料的好,兩人都沒有什么問題,非常健康,醫生也覺得奇怪,詢問了很多問題后,建議他們去廣州最好的醫院檢查一下DNA,看是不是存在變異現象或有遺傳因素,幾天后雅麗夫妻倆來到了廣州鑒定中心做了DNA檢測,醫生告訴他們要他們先回去,等結果出來了再告之,于是志濤帶著妻子回到了東莞。讓雅麗在家里靜養,志濤回公司打理業務。

                             

                              沒多久DNA檢測結果出來了,并告之說志濤和他妻子雅麗的DNA,鑒定對比屬于親兄妹血脈匹配,志濤笑了,這么久以來志濤還是第一次笑得這么燦爛,因為他根本就不相信,覺得醫生的話非常搞笑。怎么可能呢,簡直就是一大笑話,自己從香港來的內地投資,雅麗從內地江南城市來他公司工作而相識相愛的,怎么可能兩人是親兄妹呢,簡直就是胡扯,一定是醫生弄錯了,志濤笑過之后又覺得有點氣憤,自己花了不少錢做DNA基因檢測,結果竟然是如此荒唐的錯誤,志濤決定帶著妻子一起再去檢查一次DNA,志濤認為最大的可能就是遺傳基因有問題,到了廣州鑒定中心后,志濤第一件事就是責問醫生,說不負責任的檢查,志濤十分氣憤,但是醫生核對樣本后復查了檢查結果并說結果是正確的是科學的。志濤當然不信,并揚言要到上海或北京再做一次檢測,如果結果不一樣要起訴廣州的鑒定中心。就這樣志濤在十分氣惱的情況下帶著妻子雅麗乘飛機來到了北京,在北京最權威的DNA鑒定機構再次做了檢測,這次志濤準備耐心等待檢測結果出來后再回廣東,幾天后,結果出來了,出乎志濤的意料之外,檢測的結果竟然和廣州鑒定中心的結果一致,志濤懵住了,不可能呀,這怎么可能呢!簡直是天方夜譚!他想不通,也沒辦法想通和接受這樣的結果,不要說他不相信,就連雅麗都覺得可笑,這怎么可能呢,一定是哪里弄錯了,雅麗同樣也接受不了這樣荒唐的檢測結果。兩人有點不以為然的離開了鑒定中心,但回家的路上,兩人都保持著沉默,其實兩人對兩次一致的結果都有點納悶,也都在想著一些事情,想著一些極其渺茫的可能性,志濤心里想自己的養父也是從內地來到,而且自己也不是養父親生兒子,會不會養父和雅麗的媽媽很早以前就認識而且真的發生過戀情......,而雅麗也想起媽媽曾經告訴過她說曾經有過一個兒子,是雅麗的哥哥,在文革時期失蹤后就從此失去了聯系,莫非志濤真的就是媽媽說的那個失去了聯系的哥哥......,這也太巧了吧,中國這么大,怎么會和小說中一樣無巧不成書呢,不可能的,雅麗想都不敢想下去了,心中只能默默祈禱這不是真的,一定是檢測結果根本就不準確不靠譜,兩人都沒敢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對方。

                             

                              回到家后,兩人都比較沉默沒有太多的話語,回家的第二天,志濤終于忍不住了,抱著懷疑的態度問雅麗的爸爸是叫什么名字和雅麗媽媽以前的情況,到了這一步,哪怕有千萬個不愿意,雅麗也不能再回避這個話題了,因為如果是真的,那簡直是無法想象的嚴重性,當然雅麗怎么也無法接受自己深愛的丈夫竟然是自己的親哥哥的現實,相信志濤同樣也無法接受,這對他們倆來說簡直就是致命的打擊,同時也意味著兩人幸福的婚姻從此結束而煙消云散,但如果真的是親兄妹,兩人根本就不能再在一起維持這種荒唐的婚姻關系了,于是雅麗把自己知道的僅有的一點信息坦誠的告訴了志濤,志濤楞了一會,最后兩人決定回一趟雅麗家鄉探個究竟。志濤吩咐秘書預定好了第二天的機票。

                             

                              次日一早兩人就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程,因為志濤的養父已經過世,雅麗的家也就意味著是他除了東莞外唯一有親人的家,也是真正的家,但是這次回家的感覺卻大不一樣了,因為很可能......,兩人都沒敢多想,只是心里想著等一切明了之后再決定一切,回家的途中志濤和雅麗不自覺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因為兩人有著可能是親兄妹的可能性,讓他倆失去了以往的激情,甚至彼此有點覺得陌生的感覺。

                             

                              很快雅麗和志濤趕到了家里,媽媽見到女兒和女婿突然出現在家門口雖然有點意外,但更多的還是喜悅之情,媽媽熱情的把兩人招呼到客廳,吩咐保姆倒茶,雅麗夫妻兩人都沒有吱聲,都不知道怎么開口,媽媽也看出了兩人的臉色不好,只以為是夫妻倆肯定有點小打小鬧的鬧便扭了,一會就沒事了,志濤和雅麗誰也沒有先開口,一直到保姆下班后,晚飯時間雅麗才先開口問媽媽了:“媽,你以前不是和我說有一個失去了聯系的哥哥嗎,能告訴我哥哥到底去了哪里,當時發生了什么嗎?媽媽楞了一會,很奇怪怎么女兒會突然問起這個問題,對于雅麗媽媽來說這也是她不愿提及的傷心往事,也是媽媽多年來心中的一個永遠放不下解不開的心結。看著女兒嚴肅的表情,雅麗媽心里騰地一聲,心想是不是雅麗在哪里意外得到了兒子什么消息嗎。雅麗媽這么想著就問雅麗:“怎么沒事莫名其妙的提起你哥哥干什么呀,這么多年了早已經沒有消息也不知是死是活的呢。”到底怎么了?雅麗和志濤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回答說:“這個問題非常嚴重。請媽媽一定要如實回答,”看著雅麗和志濤如此嚴謹的表情,雅麗媽感覺事情一定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簡單,于是就對雅麗和志濤把埋藏在心里三十多年的傷心往事一股腦的全部說出來了,雅麗和志濤徹底震驚了。

                             

                              原來,三十多年前,也就是文化大革命的時代,雅麗爸爸錢文杰因為被誤打成了反革命份子而鋃鐺入獄,雅麗媽媽也因此受到牽連而被拉出去批斗,雅麗爸爸只能哀求自己最好的朋友陳偉華幫忙照顧自己三歲的兒子錢志濤,然這一真誠信任的委托卻讓雅麗父親錢文杰從此再也沒有機會看到自己的兒子了,文革過后,雅麗爸媽雙雙平反后,也曾四處打探陳偉華和自己兒子的下落,但是多年未果,渺無音訊。后來就生下了雅麗這個女兒。在雅麗五歲的時候雅麗爸因病去世,留下了雅麗媽媽和幼小的女兒相依為命。至于陳偉華到底發生了什么,錢文杰夫婦也無從得知。當然陳偉華是志濤的養父,后面陳偉華的故事也就自然由志濤告訴了雅麗媽媽。

                             

                              三十多年前在那個動蕩的文化大革命年代,陳偉華受好友錢文杰委托照看錢文杰的兒子錢志濤,陳偉華看著志濤這么小就遇到這種不幸事件,而且還常常被其他的小孩扔石頭罵反革命兒子覺得太可憐了,就帶著志濤到了廣東自己的遠房親戚家避難,后來親戚到香港發展,陳偉華也就隨著親戚帶著志濤來到了香港,先是做一點苦力活維持生計,后來經過十幾年艱辛的奮斗終于在香港闖出了一番事業創建了天野集團,因為陳偉華有腎病結婚了不能生小孩,而且妻子對志濤也不太好,所以最終還是離婚了,也許因為不能生育加上一點自私的想法,陳偉華孤身一人把錢志濤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撫養長大成人,從來就沒有告訴過志濤親生父母的情況,錢志濤自然也就跟隨陳偉華改姓陳了,況且在志濤的心里,早就把陳偉華當成了自己的親生父親來對待,從來也沒提過自己的親生父母的問題,因為志濤很懂事,知道提起這樣的問題會讓養父傷心,而且自己孩時的記憶早已淡忘沒有了印象了,父子倆就這樣相依為命的走過了多年的風風雨雨,創下了一片屬于自己事業天地。后來陳偉華因為腎病引發尿毒癥并發癥還沒來得及告訴志濤的親生父母是誰就突然去世,去世前志濤也僅僅知道自己是父親的養子不是親生的,其他一概不知,那時他也根本就不想知道,因為養父對他就象親生兒子的一樣愛護。在志濤心中,養父就是自己的親生父親。養父過世后,志濤繼承了養父的所有產業,在志濤的努力下,天野集團也逐漸發展為實力雄厚的大型多元化產業集團公司,而且進入了內地市場拓展空間,也就是這樣認識了前來打工的雅麗。

                             

                              聽完志濤的講述之后,媽媽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抱著志濤放聲大哭起來,不停的說造孽呀,老天怎么會這樣荒唐的安排母子相認呀。而雅麗一直在旁邊,聽到這樣殘酷的事實,雅麗整個人都呆了,完全失去了主見,腦海中一片空白,一言不語,只是那樣怔怔的坐在那里,痛苦瞬間占據了她那曾經無比幸福的心........

                             

                              許久之后雅麗媽媽才松開了抱著志濤的手,不行!不能這樣下去了,雅麗媽媽想著,既然志濤是自己的親生骨肉,雅麗也就是志濤的親妹妹,不可能再維持這種荒唐的夫妻關系了,在媽媽的安慰和勸說下,雅麗和志濤痛苦的接受了現實,終于結束了這段因歷史而造就的錯誤姻緣,也許錯誤是結束了,但是留在雅麗和志濤心中那傷痛的陰影是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磨滅的。如此荒唐而離奇的兄妹婚姻,如此尷尬的母子及兄妹相認的場景,對于這個家庭來說簡直像噩夢一樣,他們一家的心情是無比的沉重,誰也不知道要多久他們才能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上來。

                             

                              后來聽爸爸的朋友說他們全家都移民澳洲了,也許是不想讓太多的人知道這個荒唐的故事。雖然這個故事是我父親的好朋友在我家里做客時講述的,而且說是真實的,還說他和志濤媽媽還是朋友,但是我感覺無論是真實的還是虛構的,在這個世界每天都有無數的不可能的事件時時發生著,從心里來說我相信這個故事的真實性,也非常同情雅麗一家離奇而艱辛的遭遇,因此無論真與假我都默默地祝福雅麗一家能早日從心靈的陰霾中走出來,重新振作起來迎接全新的開始,迎接美好的未來......

                             

                              十分感謝大家能把這個故事讀完,謝謝大家支持!

                             

                              作者:淚花集

                              2012年12月9日晚 稿


                             【責任編輯:滴墨成傷】

                            編后語:不知道該是感動,還是為這個社會感到悲哀,動蕩的年代,有一些苦果卻讓下一代來嘗,雖然難以置信,還是希望這些陰影早日散盡,期待他們美好的未來,問好作者,順祝冬安!

                            TAG標簽:

                            【審核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