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精短小說 > 百味人生>文章詳細內容頁

                            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1

                            散文
                            時間:2019-06-14 09:30:52  】來源:手機原創 作者:李建志 點擊:0

                              一

                              對于好高騖遠年青人說來,沙河堡只是東門外一條微不足道的老街。和城里人談論起家宅的時候,多是遮掩、支吾、搪塞。對他們而言,這個蓽門委巷一失之地羞于起齒,明擺就矮人不是一星半點!爛巷子、爛房子、爛棚子、爛攤子,爛得來下啥漏啥,遮哪兒哪兒漏。上趟城像和人拼命,九死一生擠上去就怕留不下小命到目的地!唉,老子富貴命咋就生在了窮人窩?多辦是挨了貍貓換太子的生意。

                              只有八街九陌軟紅十丈春熙路、青年路、東大街、科甲巷、九眼橋,才是才子佳人龍騰鳳鳴一展頭角的殿堂。乘風破浪的鯨魚,老天爺卻偏偏就把你扔在啞巴堰這個爛泥坑,和麻麻魚較勁!

                              沙河堡距離繁華大都市九眼橋五個站臺四站路,半小時,車費一毛二分。五站內是愈發發達的文明,無可限量的康莊大道;五站外是傷透腦筋的愚昧、落后、大倒胃口的土廣東。

                              所有實力雄厚的國營企業大都穿插、包圍在城市邊緣,而沙河堡街頭尤以僧多粥少不堪一擊的大集體、小作坊為主。剪刀廠、帶帶廠、鐵匠鋪、鞋幫組、磚瓦廠、修繕隊、山口組。瞅瞅,瞅瞅,真是土得掉渣!剪刀廠!還壘不壘個鋤頭廠、鐮刀廠、指甲刀廠?罐罐窯?干脆再整個刷把廠,正好刷罐罐兒!鞋幫組?要不要再成立個擔架隊,人手一把紅纓槍?又逑不是豁皮,啥子磚瓦廠、修繕隊也來了,球莫名堂。嘖嘖嘖。哦,不是山口組,人保組!

                              別個城頭,九眼橋,就橋洞都比你龜兒企業還要多!人家咋個不該洋盤!別個新橋電影院花兩毛五早昆躺椅啖雪糕,生藥廠、郵電校、四〇二、紅膠廠居然還在打地鋪。嘖、嘖嘖。

                              二

                              從家公那輩算起,族人大都生活在沙河堡老街周圍的農村,最遠兩戶分別落足琉璃場、龍泉驛。唯一一戶有血緣關系的城市親戚,是六八信箱電焊工程師大爸,除此之外全都是拐彎抹角來的親戚。

                              管他七大姑八大姨、叔叔、伯伯、嬸嬸,父母怎么介紹就怎么稱呼好了!和城里人攀上交情,也不一定能吃上兩塊免費水果糖,更別異想天開哪天能過去蹭上一頓牙祭。動動嘴而已的事,親戚就親戚好了,你知他打骨子里當你親戚沒?就把生產隊家徒四壁黃麻子認作親戚也行。

                              十歲那年,從無交道一家子穿著光鮮的城里人,突然躥來家里做客,東一個西一個站菜地邊死活不進家門。其實某清楚他們根本就不是膽怯汪汪狂吠的小花,你就把小花砍了,他依然不會屈身你邋遢透頂的窮家門。坐門前紅苕地和大人唧唧咕咕一番,爾后便聽父母說自己多出來了一門親戚。同來的一位十幾歲的大腦殼,和街頭住家的鄭大孃從今以后也算作親戚。大腦殼正是被來家的一位眼眶紅紅的連衣裙胖女人,之前抱養給鄭大孃做孫子的。大腦殼也可以稱作青蛙兒。正為新添城里人親戚洋洋得意,那以后卻再也沒見過這一家子。

                              一個周四下午,父親休息,騎車帶上我去街頭十倉庫斜對面一戶人家竄門。第一次在那里結識了一貧如洗鄭大孃、五哥以及抱養的孫子大腦殼。

                              沙河堡中街,公廁男門正對第二戶木板房住家。和九眼橋婆婆家里見過數次,十倉庫大門旁邊住家的汪大孃斜對門五十米遠近。

                              之所以和汪大孃算作親戚,據說是從父親那里捋來的。也不知幾歲喪父母、姐姐,狀元街住房也收歸公有踽踽獨行的父親,怎么就會攀來如此諸多的神戚?

                              七十年代初,汪大孃六十好幾,和街頭鄭大孃、新南門橋頭田大孃不相上下,但是三人性格截然相反。

                              汪大孃冷若冰霜,準確稱呼叫汪某氏,大集體退休女工。每次路過家門,不是見她端坐門前葡萄架下木凳上,茫然地觀望過往自行車、行人,便是仰躺在馬架椅上昏昏欲睡。和左鄰右里坐一塊兒聊天、說笑的機會極少。

                              汪大孃有兩個兒子,大的叫八斤,小的一位叫毛毛。男人在門前馬路邊支起補鞋,上鞋,換跟,釘鞋掌的小本生意。去婆家里團年幾乎見不上他,反倒是來本家次數不少。沖著門前葡萄架,隨父親去過一次汪大孃家里,只是未能得償所愿。汪大孃年年來家里過年,自己卻從不請客。聽母親說過,汪大孃家里原本過年也請客,父母曾登門拜訪過一次,沒想到的是她居然把父母孝敬上的掛面、豬肉退了回來。

                              田大孃,身板硬朗、心直口快、心地善良。每年大年初一去雙槐樹街婆婆家里拜年時才會見上一面。其中一年她特邀父母、我去家里作客,在她家第一次見識了帶穿衣鏡的雙開門衣柜。據說她和兒子住一起,但是卻從未見過他。母親生下老大那年在她家租居過一段時間。

                              每年初一去婆婆家里團年,都會見上提前趕到的她。見上我她便會從衣兜或者黑色手提袋搜出幾枚硬糖,邊示意父母準允,邊面帶微笑硬往我手心塞。春節她到沙河堡作客的次數聊勝于無。水泄不通的12路非得把她老骨頭擠作齏粉!

                              而命運多舛的鄭大孃則什么都操心,什么都親歷親為,難得一天不上火。家里一老一小就是兩先人,牽上不走打著倒退,看見就是讓人氣不打一處來。特別是那只忘恩負義的小牛魔王!她恨透了他!用她的話說,早曉得懶逑得管他,一泡屎一泡尿的拉扯,暑九嚴冬為給他攪玉米面,不知摔過幾千次筋斗!不,不,不,哪里才止幾千次!都是報應啊!自作孽啊!很可能自己瞎眼就與這頭牛魔王脫不了干系。盡管在抱養之前她早已失明,但那也絕對脫不了他的干系。冥冥之中上天就安排了他來克她,注定了她的命運當中,必然就會遭遇上這個砍腦殼的喪門星!

                              就該等他變牛,變馬。大腦殼,你見過哪家的牛它自己又變作了人?如果不是她含辛茹苦養育再造的鄭大孃,你可能活蹦亂跳到今天?

                              大頭出生的時候,據說腦袋占據了身體一半比例,圓圓的大腦袋上,分明就留有牛角的痕跡。要不然他媽老漢兒怎么可能舍得拿他送人?肯定是覺察到了他將來注定就是一個潑天大禍的災星!燙手山芋!她鄭大孃就不該心子一軟稀里糊涂上這瓜當,受人算計!

                              唉,我真是心太軟,心太軟,把所有悲傷一個扛!我真是心太軟,心太軟……

                              三

                              家里每年春節初二請客,兒子毛毛無一例外蝸行牛步牽上汪大娘到家里來過年。體態臃腫的汪大孃犯哮喘,矮胖的身體讓一雙老腿難以負荷。出門一只手拄拐杖,另一只手腕挎個黑色人造格手提包,到家來不過三里路,走走停停得耗上半小時以上。孝順的毛毛牽上她邊噓寒問暖,邊一步一回頭,三步一落腳。

                              很多年以后才鬧明白,汪大孃是婆婆抱養的孫女,和笑口常開的田大孃一輩。匪夷所思的邏輯,把比父親大至少三十歲的汪大孃抱為孫女,而按年齡足足小一輩的父親卻成了兒子。

                              除了春節,即使街頭街尾,鄭大孃也很少到家里來,大抵是眼神不便的緣故。大腦殼的耐心很明顯要遜色毛毛一大截,而且他多數是牽拐杖,并不是毛毛般緊緊攥著膀子。

                              失明的鄭大娘滿頭銀發,口齒伶俐,精神矍爍,煙不離口,隨時緊皺眉頭,一輩子也不見舒展過幾次。剛大聲教訓完大腦殼,話鋒一轉怒氣沖沖數落五哥的種種不力,這兩爺子在她的生活里就沒有一天讓人省過心!就是玉皇大帝派下凡來專門和她作對的。我的天啊,也不知上輩子作的什么孽,和你兩個混世魔王一個鍋里舀稀飯吃。下輩子再遇上你倆,老娘退回去,重新投生。

                              大腦殼即使長成人腦袋依然與身體不成比例,但歷來對鄭大娘唯唯諾諾言聽計從。挑潲水時也見過他背地里犯渾,在后院邊炒菜邊氣急敗壞舞鍋鏟,嘟嘟囔囔唾沫星子滿天飛,險些連鍋帶鏟一塊兒甩飛出去。

                              同樣抱養來的兒子五哥則不然,他才不會成天待在家里當何天冤枉的泄憤工具,只要閑著一準扛上箏到大沙河搬魚。從未見過大的收獲,但也從無空手而歸的時候,即使泥鰍、螃蟹或者蝦米也弄它幾個回來。通常鄭大娘教訓人的時候,五哥叼上葉子煙倚竹椅上一聲不吭,股股煙霧從扁嘴里噴出,邊很大聲吧嗒吧嗒煙嘴兒,直到整個人也籠罩在刺鼻的煙氣中。五哥他當然并非老不曉事,禍來神昧的傻事大腦殼愛干干,他才不會為一個與自己沒有絲毫血親的所謂兒子惹火上身。

                              瘦骨嶙峋的五哥,從外貌上不能確定其年齡。癟成凹面的臉頰和空殼葵瓜子沒什么兩樣,高高聳起的喉頭在皮包的鎖骨窩上下滑動,每吞一口葉子煙就會上下滑動數次。窄窄的顴骨高高凸起,數不清的抬頭紋,深邃的眼窩里一雙小眼睛炯炯有神。五哥從不主動與人溝通,即使過年過節皆大歡喜的日子里也很難有聞過他的見地。一年四季戴頂藍色鴨舌帽,一身藍布衣衫,葉子煙根兒不離口。從未見過他本來面目。

                              父親休息的時候,偶爾帶上我去她家做客,和父親交流時鄭大娘淵涌風厲口吻生花,眉宇間流露出喜悅的神態。跳躍的眼皮使得眼白急劇閃爍,很快就要睜開來的樣子。

                              小學五年級,每天晚上我會去她家挑潲水。借著夜色一路小跑趕往她家,再借著行道樹遮擋躲開路人健步如飛往回趕。老遠瞅見熟人趕緊改道,慌不擇路就近躥小巷子,哪怕又反跑回大腦殼家里。我可不想同學看見自己春風得意的班長,成天跑別人家里接潲水撈殘羹。再說哪家“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準商品糧班長,晚上七八點鐘不在家里鑿壁借光懸梁刺股,還在外面挑啊挑,飄啊飄,飚啊飚?全生產大隊恐怕也僅此一家。

                              小學臨畢業那年,家里經營起三六九飯店,不再養豬,以后的諸多變故不得而知。只是任何時候在街頭再遇上大腦殼的時候,總是類似斜視老遠沖你又蹦又跳。

                              “舅舅,舅舅!”

                              最初從似有似無的眼神里不以為然,一走了之,以為他嚷嚷他哪位親舅舅。

                              “舅舅,喊那么久,咋不答應我?”氣喘吁吁跑過來堵住去路,才鬧明白其實他招呼的就是你。

                              那以后老遠瞅見你便大呼小叫,只要沒回應就一直喊,“舅舅,舅舅!”不隨心愿誓不罷休。

                              我一乳臭未除毛頭小子怎么稀里糊涂就榮膺人舅,而且還是大自己十來歲認影迷頭他的娘舅。況且他娘老子是誰我真真一頭霧水吔!

                              以后大老遠瞅見他,感知到慘案即將發生,趕緊緊急制動原地調頭,嘚兒,駕!生怕眾目睽睽下一直大聲嚷嚷舅舅,到底答應還是不答應真讓人犯難!

                              再說灑家只不過才二十幾,怎么越聽越像幾十二!真到了風花雪月那把年紀,又該如何才能摘得清,舅舅到底與朝三暮四水性楊花牽不牽扯得上情感糾葛,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品德問題。

                            TAG標簽:

                            【審核人:雨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李建志 李建志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李建志 會員等級:文學舉人 用戶積分:195 投稿總數:37 篇 本月投稿:1 篇 登錄次數: 3 他的生日:04-15 注冊時間: 2019-05-12 22:18:15 最后登錄: 2019-07-10 23:45:52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