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精短小說 > 百味人生>文章詳細內容頁

                            短篇小說|孫龍:成長

                            時間:2019-06-18 22:29:35  】來源:原創 作者:念1031 點擊:0

                              【宿縣9日發同盟】……8日,對于宿縣東方90公里的S縣進行了猛攻,下午6時占領S縣。

                              ——(日本昭和13年11月11日《大阪每日新聞》)

                              1938年11月9日一大早,虛歲14歲的我祖父,戰戰兢兢地鉆出釋迦牟尼寺西廂房橫七豎八的雜物堆,寺院位于縣城偏東南隅,這次也沒有逃脫日軍的狂轟濫炸。沒走多遠,我祖父就到了中城街的“朱德泰雜貨店”跟前,此時的雜貨店已經成了廢墟。前兩天日軍飛機的低空轟炸,早就把人炸得沒了蹤影。我祖父這是去找老板朱歧山討要工錢的,他要回家。可亂作一團的朱家人都在默默無語地料理著剛被炸彈炸死的女主人呢。

                              我祖父不再上前,他雙手插在袖筒正準備走開,卻見他表舅領著一隊日軍從西而東“跨跨跨”地走過來。我祖父一激靈躲進一面斷墻框,但他那已經戴上屁簾帽的表舅更是眼尖,只聽一句“秀全子,躲什么躲?”聲音巴掌一樣搧來,我祖父一下子懵了,他曾想還要再感謝一下表舅的,眼下倒反感起了這個酒坊主親戚。表舅現在在那面膏藥旗下面,狗一樣到處嗅著,誰是抗日分子?我祖父疑惑著。不知丑俊,還文化儒商呢,我祖父后來這樣評價他表舅。

                              其實我祖父是個很懂事的小青年,他能在“朱德泰雜貨店”做事,多虧表舅的引薦,盡管工錢只能馬馬虎虎填嘴,可我祖父會瞅機纏上母親置點東西去“感恩”表舅。

                              也就是兩天前吧,我祖父和他母親就去了趟表舅家的西后昌酒坊,我祖父表舅當時就很和藹地說,表姐,你這兒子會有出息的。我祖父跟我說起這事時,說,那時,我就用眼睛死死盯著飄有酒香味的酒糟,我這是想來這里干活哩。表舅是個十分精明的人,他見狀就對母親說,表外甥個頭看上去不矮,但腦筋還沒有長開,等明年讓他我家(做活)。我祖父一直記著他表舅的話。

                              表舅,叫我做啥?我祖父說,我要回家……我祖父灰頭灰臉地篩糠在那里。

                              他表舅上前拽了拽我祖父的衣襟問,唐河灣的家是你回得了的嗎?還有,我要帶人到唐河沿岸的時渡口和夏廟去(據說兩地均是共產黨游擊區)……我祖父不聽這些,他一下子掙脫跑了。祖父在心里煩惡起他表舅來:日本人身后的一條狗!日軍不可一世的的架式刺激著我祖父的胃,此刻,他想噦。

                              他聽見身后的一個日本兵“八嘎”了一句,就有拉槍栓的聲音傳來,我祖父表舅趕忙制止說,太君,太君,小孩子,不要不要的。

                              太陽明晃晃的,如一塊大餅懸在滿是煙火味的空中。我祖父一口氣跑出人跡稀少又被炸開了一個缺口的南城門,他趟過護城河一處齊腰深的水域,離岸后坐在誰家的一片墨松林的墳地石鼓上喘息著。我祖父眼望城頭上飄著的那面膏藥旗,大口大口地吐了起來,他喃喃地說,我的飯碗沒有了!小日本,我操你八代祖宗,表舅,你為什么給小鬼子做事情?

                              我祖父歇過罵過之后,就真的走上了回家的路。在離家不遠的秦橋關,他望著家鄉不息的唐河水,就又想到了城頭上飄著的膏藥旗,想那膏藥旗就想噦。我祖父站在關下,想以后的日子還怎么過?父親四年前就過世了,母親帶著下面的五個弟弟,一個妹妹,總共七張嘴要吃飯呀!作為家中的長子,我眼下要是回家,還不把母親愁死?我祖父暗暗地流著淚。日頭已經偏到了唐河那邊村莊的樹梢上,他也不覺得餓,此時,我祖父滿腦子滿眼睛幾乎全是那面膏藥旗晃蕩的色彩,攪得他心里亂亂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暮色蓋住了秦橋關,我祖父似乎覺得此際只一眨眼工夫整個唐河灣都浸入到了夜色中。他忽然聽到三里外的時渡口那邊有槍聲響起,緊接著就是人哭馬叫聲,難不成是表舅們的膏藥旗在作惡?

                              我祖父一骨碌站起,他快步走向了灣里的孫家莊。在村口的古槐樹下,他見到了母親在抹眼淚,本家二叔手攙著三弟和六弟,正向村莊外面走去。

                              俺媽,你怎么能這樣狠心?我祖父大喊了一聲。你不要將兩個弟弟送人!俺媽,要走的話,是我!我祖父聲淚俱下。

                              我祖父也不經母親點頭,就轉過身大踏步地向遠方的縣城走來。事實上,那天晚上日本人也闖進了孫家莊,蹲在村頭老槐樹上放哨的崴子爺,見日本人來了,既尿濕了棉褲,又跌斷了右腿,崴子爺那晚上被日本人一槍給打死了,直到現在崴子爺也沒有明確身份。

                              多少年后,歷經百戰,享受離休待遇的我祖父告訴我說,那一刻,他是那么決絕。那天晚上他想到了在“朱德泰雜貨店”做伙計時認識的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后來任中共洪澤湖工委宣傳委員的孫覺。

                              我記得的,那個夜晚,人們都睡去了,孫覺對我說,小伙子,要是日子過不下去了,就到洪澤湖找他這個一家子。我祖父對我講這些時不止一次地提到孫覺。我祖父說,一個助我成長的好人!

                              大約是后半夜了,我祖父才來到縣城西關的護城河橋頭。空中那輪不甚明澈的月亮,呼嚕花啦地映襯著城頭的那面膏藥旗,在寒風中,一動一動的,好像是表舅的面孔,腥紅著,惡心人哩!我祖父心里說。他繞過南城墻根,咬咬牙義無反顧地走向了通往洪澤湖區的鄉村土路。

                              淮北大地夜色正朦朧。

                              我祖父講,那一天,忽然間我覺得自己成長得非常快,“突突突”地,一路上仿佛瞬間長大了。

                            TAG標簽:

                            【審核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念1031 會員等級:站長 用戶積分:12385 投稿總數:1545 篇 本月投稿:311 篇 登錄次數: 169 他的生日:03-16 注冊時間: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錄: 2019-06-23 12:54:44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