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精短小說 > 百味人生>文章詳細內容頁

                            非虛構|張能泉:追討記(一)

                            時間:2019-07-02 23:04:35  】來源:原創 作者:念1031 點擊:0

                              目 錄

                              第一回 改革開放春風拂萬家 創收致富催生銷售員

                              第二回 辛苦勤奮不負敬業人 龔玉承情喜簽大訂單

                              第三回 不敢相信貨物無蹤影 二下南昌尋找探究竟

                              第四回 相處不深欣慰得能人 三下南昌梳理節中節

                              第五回 事有轉機拜訪岳大哥 鐵路沿線遇見明白人

                              第六回 未及商定徒生節外枝 南昌賓館有人找麻煩

                              第七回 龔玉一夢警覺張科長 萬事俱備只待欠東風

                              第八回 看到設備龔玉流了淚 南昌賓館來了驚魂人

                              第九回 蒙在鼓里對方耍要挾 情勢所需略施緩兵計

                              第十回 同餐異夢注定陪豪飲 弄潮魚蝦酒后吐真情

                              后記

                              記述改革開放初期,中小企業,一位最底層銷售員的成長歷程。

                              ——題記

                              第一回

                              改革開放春風拂萬家

                              創收致富催生銷售員

                              改革開放春風吹拂千家萬戶,出現了“萬元戶”時代符號,并載入史冊。這是個令人新鮮與振奮的年代。

                              和州礦山機械廠家屬區,住著一位女人,叫龔玉,人們喊她龔姐。個頭不高,偏瘦,容貌端莊,一年四季穿著色彩單調的衣服,即使變換花樣,也不會超出橫格格、豎格格的圖案。這位龔姐精明能干,在家屬區博得了貞淑、賢惠、把家(虎)的好名聲。家境雖然拮據,可在她一分錢當兩分錢用的精心盤算下,也能過得去。丈夫王流就著主打菜“地三鮮”,時常淺酌兩杯,哼著二黃調。只不過對于家屬區人們越來越追求時髦的生活水準,想過,卻無能為力。可是,生活中出現了一個機遇,打亂了平靜。

                              那是一個陽光和煦的上午。龔姐在家中翻找出幾團色彩雜亂的老毛線,把它們認真地整理,重新繞起來。她想:再添上新毛線,給孩子和丈夫織上毛衣,有兩團是很好的毛線。毛衣織好了,每人再做一雙棉鞋,不!王流在廠里上班,拋頭露面,狠狠心,給他買一雙毛皮鞋,今年要是有人出差內蒙古,帶一雙黑牛皮面子,里面是白羊毛,半深筒的。嚴冬,嗖嗖西北風,家里冷的時候,多存一些煤球敞著燒,自然會暖和些。

                              門“呀!”地一聲,丈夫王流回來了。

                              王流,不到四十,高顴骨,鐵豆眼,下巴上留著稀疏的幾根胡須,不茍言笑,即使笑起來,很像舞臺上準名星們,嘴巴抿呈“一”字形,嘴角叉得老遠老遠,有點勉強與做作。

                              當年,王流和龔玉結合,根紅苗正。一個是年輕瀟灑的現役軍人,一個是紅極一時的大隊婦女主任。婦女主任有了現役軍人丈夫做“長城”,讓人投目羨慕,尤其女人們,頗有時代潮流的豪邁感。工作起來意氣風發,如魚得水,也顯山露水,肩頭挎上丈夫帶回來的本是草綠色嶄新的軍用挎包,卻偏要洗了曬、曬了洗,整成泛白的顏色,像小說里描寫的:“看那泛白的軍用挎包和老掉牙的搪瓷缸,便知其見過世面、經過風雨、老成持重,有駕馭全局的能力。”經過一番努力,龔玉入了黨,但沒能提干,原因是她所在公社里,還有兩位大隊婦女干部,政治面貌相當,文化水平比她高,長相姿色比她好看。其中有一位已提拔到公社,有可能轉為國家干部。

                              好景不長,王流三年后,退伍轉業了,分配到眼下這家礦山機械廠做工會工作。隨著時間的變遷,他們就越來越顯得沒有什么突出的地方了。市場經濟的發展、個體戶的發跡,本廠不少同事都有了用武之地,承包、計件、多勞多得,逐漸地好過他們。

                              不料,一個大膽的決定在這個家庭中發生了,原本婦女主任干得好端端的龔玉,突然辭了職,到丈夫的廠里做家屬工,掙點現錢,聽傳言,時間久了可以內招,享受退休待遇。再說,一家子有照應,更重要的,能直觀地管得住王流的工資與他的花銷,不然,王流有各種借口交不出多少錢。

                              龔玉也想過在鄉下種幾畝地,養養家禽,找找副業,組成當年讓農村人羨慕妒忌,一工一農的家庭模式,這不失是個好模式,廠子里不少員工是這樣子的。只是,社會上仿佛一夜之間出現了風靡一時的“VCD”、“卡拉OK”、家用小型攝像機這這些新鮮玩藝兒,招引著人們的奢華。可生豬肉仍然還保持在一斤二元錢上下。喝啤酒,相當一部分人認為是喝泔水(淘米水),又苦又澀。生活的不確定性就這樣安排決定了龔玉的命運。何況,農村無外靠、無外援的人,已經紛紛外出打工。現在,龔玉:家屬工、全職太太、家庭主婦,一兼三職。

                              王流推開虛掩的門進了家,他知道,龔玉除了廠里有活干,平時都是呆在家中。

                              “破毛線放一放。”王流說。

                              “放一放,你繞?”龔玉搶白。

                              “有事跟你商量。”王流小聲地說。

                              龔玉舍不得放下手中正繞著的毛線,起身迎向王流說:“沒下班怎么回來啦?神神秘秘的,什么事?”

                              曲不拉茬的毛線從她的手指間漏出來,一直牽扯在她起身的地方。

                              “坐下來,慢慢和你說!”王流指著龔玉面前的椅子說。

                              “不坐,一天到晚坐夠了,站著說吧。”

                              “好好好!”王流依著她。心里想:我們家,有多少事是正兒八經地坐下來商量呢?不都是廚房、睡房、靠著、躺著、端菜、喝酒的形式下說事嗎。

                              “廠里有一個決定。”王流抬頭看著龔玉有意慢慢地說:“要招收女銷售員呢!”

                              龔玉仍埋頭繞她的毛線,沒應聲。

                              “不知道有哪些人報了名?財務科的劉會計、廠辦室的倪煜、剛調來的小蔣、還有……”王流用自言自語的委婉,說給龔玉聽,以吸引她的好奇心。

                              “你操什么心,與你什么相干。”龔玉說:“你要跟我說什么就快說!”

                              “我想叫你也報名干銷售!”王流猛然說。

                              龔玉像被蜇了一下,抬起頭驚訝地看著自己的丈夫說:“我報名?干銷售,做生意?”龔玉重重的語氣,一臉狐疑,搞沒搞錯。

                              錯!一點都不會錯。王流接著說:“有人提醒了我,這才回來趕緊和你商量。”

                              “報名銷售你們廠的水泵產品?我能行?會要我?什么條件?”

                              龔玉停下手,胸口壓著干瘦的手臂,趴在王流旁邊的飯桌上,一只腿向后繃得筆直,另一只腿向前在桌肚里弓曲著,上身占了大半拉飯桌,眼睛直直地,臉寵貼近丈夫王流的臉頰,盯著王流問。龔玉心中有了動搖。

                              “條件……只怕你報不上。”王流躲過龔玉嘴上熱哄哄的氣浪。

                              干就干吧,報就報吧!

                              說簡單也簡單,上午這會兒,三言兩語兩口子就商量出決定報名了。

                              “往后,孩子誰帶?一天三頓飯怎么辦?”龔玉本能地說。

                              “好辦!”王流說:“孩子大了,大不了吃食堂,還怕吃不上飯。”

                              下午一上班,王流夫婦倆一前一后到廠里報了名,女同胞,叫做“三八”銷售隊。沒費什么周折,廠方就同意龔玉參加到隊伍里來了。廠方的態度很明朗,廠長說:“你龔玉口碑好,又是黨員,干過大隊和公社干部,不至于賣了貨款,不顧丈夫和孩子,獨自揮霍跑掉吧。況且我們有嚴明的銷售紀律。”其實,龔玉哪里干過什么公社干部,只不過是勸勉一個人的抬舉,戴高帽子。

                              龔玉一個勁地笑著說:“哪能呢。”

                              后來,龔玉在二樓又碰到了書記,書記親自通知她,從明天起先到車間里實習,熟悉一下產品。還安排了一個短訓班,教授業務課。書記半認真地對龔玉說:“你呀,還是蠻有水色的(姿色),年紀也不大,打扮打扮,穿一穿顏色鮮亮點的衣服,打起你干婦女主任那會的精神。”

                              那些天,對于龔玉,像爆發了一場大革命,似剛入學,青春洋溢,活力四射的大學生,著裝真的鮮亮起來,在廠里走路如一陣風,車間、辦公樓的樓上、樓下,頻繁地出現她瘦小的身影。短訓班里總是第一個早到,和“三八”銷售隊伍里的姐妹們討論著,憧憬著。

                              前三天,主要下車間聽技師介紹產品,水泵揚水口(出水)在哪里?吸水口(進水)在哪里?什么種類的水泵,適合抽什么介質。介質?龔玉聽不懂。技師解釋說,介質就是水泵工作時,介入水泵里的物質。她更聽不懂,水泵抽水是水,怎么又有了物質?介質實際上就是水,是液體。水有多種:清水、污水、熱水、海水、含泥沙的水、含腐蝕性的水……,她這才算勉強明白。講到揚程高度,她手背向上一拋說,是水泵一開,水往上一揚多高的意思吧?技師會意地無奈地笑了笑。說到產品必須定期更換的部件“易損件”,不知是技師口齒不清,還是想著丈夫王流的下酒菜,龔玉聽著像是“鴨四件”,差一點說出來讓人捧腹大笑。

                              后三天,在短訓班,上業務課。發了一大摞產品樣本、使用說明書、產品免檢證書、優質證書、榮譽證書復印件。擬訂合同模板、銀行轉帳支票版樣、現金支票版樣,那會兒還沒有承兌支票。最后發了產品價目表,好對照銷售。龔玉一股腦兒收集,一樣也不放過。帶的花布包早已裝不下,拾掇齊整,煞有介事地認真攏在胸前,儼然是位乖巧聽話的好學生。她想:能問的就問,弄不懂的可以帶回家和丈夫王流一起慢慢鉆研。

                              第五天、第六天,聽講課,講到一個細節,大意是:見用戶要講禮貌,有修養,有素養。你暫時拿不到訂單,不要泄氣,不要做出怨聲嘆氣的樣子,要留下好印象,用戶需要時,自然會想到你。你拿到了訂單,也不要過于激動,眉飛色舞,手足無措,把人家茶杯打翻。聽到這兒,龔玉抿著嘴笑,仿佛她真的已經拿到滿滿的訂單,興奮中打翻了人家茶杯,正一個勁兒賠禮:對不起,對不起!我來收拾。我不是廠里正式員工,丈夫廠里上班工資少,廠長書記好信任我,讓我參加“三八”銷售隊伍,十二分感謝照顧我業務簽了訂單,太感謝了!下次一定帶上我們當地的好茶葉。

                              然后,拿上訂單蝶兒似地飛回家。

                              最后一天,廠方與“三八”銷售隊伍成員簽字畫押,簽訂《銷售承包任務協議書》,上面規定了雙方的權利和義務。龔玉也簽了,只不過叫來丈夫王流,寫上擔保人:王流。這也無傷大雅,誰不知道她和王流呢。

                              散了,散了,隊伍上的人,明天就可以各赴東西,開始跑銷售找訂單了。

                              第二回

                              辛苦勤奮不負敬業人

                              龔玉承情喜簽大訂單

                              面對星羅棋布的企業,茫茫一片的用戶,從何跑起?她和丈夫王流在家閉門造車揣測:專揀矗著大煙囪的企業去,那里果然是石油化工企業,使用水泵設備必不可少。龔玉心眼單純,辦法不多,拼著命風風雨雨多跑些地方,說是笨鳥先飛,多飛。有時心里一急一累,安慰自己,不比干婦女主任那會兒了,除了躲計劃生育的人躲著,其余都奉迎著。現在除了門衛迎著盤問,其余都躲著,都說有供應商,暫時不需要,有的用戶企業干脆不讓進大門。不說彼時,忍得此時吧。

                              十天下來,一無所獲。到了第十一天,開張了,終于售出去兩臺寶貝水泵,用不著簽合同,現款提貨。第二十天又售了三臺。這一個月總共售出去五臺。晚上龔玉和丈夫王流扒了一下帳、五臺合計銷售額兩萬兩千元,按與廠方簽訂的銷售提成計算,得獎金六百六十元,而差旅費加吃喝,花去九百九十元,倒貼三百三十元。這個數字被小學三年級的兒子知道了,給她編了一段順口溜在家屬區盡興地瘋唱:“媽媽銷售兩萬兩,得錢六百六,花費九百九,倒貼三百三。”氣得龔玉要揍他的小屁股。

                              第二個月,龔玉仿佛悟出點什么,不出點血本大約不成。一次坐在火車上,對面一位企業模樣的人,申明是設備科的,需要采購水泵設備,她果斷地立即在車上給人家買了一條香煙。其實那是個騙子,連個影兒也沒有。總算不錯,這個月,完成了廠方規定給她的月銷售任務。除去費用,略有掙頭。

                              第三個月,龔玉的信息量增大了。零頭碎腦的小業務應接不暇,忙得屁顛屁顛的。完成廠方規定的月銷售任務自然不難,但比起一個隊伍上的姐妹,不算好。聽說有人打通了礦山,合同一訂三五十萬。于是,龔玉琢磨,我怎么就沒有這個福分,心里不免嫉妒,揣著一個大疙瘩。

                              說也蹊蹺,第四個月,果然來了一筆大生意。而正是這筆大生意,讓她接受了一段痛苦的磨難,有了這件刻骨銘心,終生難忘的追討記。

                              真正說起來,這筆大生意,本不屬于她,那是別人同情她、幫助她,是銷售生涯中一次在劫難逃、銷售洗禮。

                              這天上午,龔玉正在家中整理她的票據、訂單之類物件。龔玉現在有事兒做了,這些紙片片兒就夠她折騰來折騰去的。至于那些老毛線,早已無暇問津。

                              北門汽車站那條街,廠里專售備品備件的門市部,捎話來了,叫龔玉過去一趟。

                              一進門,幾位老售貨員,笑呵呵地連聲說:“好事,好事!”龔玉未問究底,出門拐個彎在煙攤上買了一盒好煙過來,不太熟練地拆開著說:“拿我開心不是,還有什么好事臨到我。”她嘴上這么說,心里有種祥瑞的感覺,心撲通撲通地跳,業務,肯定是銷售業務。她覺得太有意思了,要是換在前四個月,怎么會到這兒來呢。

                              幾位售貨員讓她在門市部等一等,說是有兩位南昌人要來洽談業務。他們順便和龔玉聊了一會天,問她銷售跑得怎么樣?她說瞎跑反正還可以,但比起別人是烏龜和兔子的關系。

                              說著說著,坐在門口的一位售貨員連聲說:“來了、來了。”

                              來人一胖一瘦,一先一后,先進來的胖子姓岳,另一位瘦子姓楊。遞煙沏茶,相互一介紹一寒暄就轉入正題。來人要訂購SZ型真空泵(一種將某一個物腔內,抽成真空狀態下的機械設備)三十臺,貨到付款。

                              這下子,龔玉的心更是撲通撲通跳得厲害。她來不及細算,略一估摸,大約有個十幾萬的銷售額吧。這對于她簡直是天大的業務!況且送上門,送給自己,是她本人,真是福從天降。

                              開始簽訂辦理合同手續了。一計算,總額十八萬玖仟元。對方是經營的行家里手,堅持要求按價格下浮百分之五,這也正是廠方允許下浮的極限幅度。龔玉與幾位老售貨員緊急磋商后,大度地拍板成交。合同上表示下浮百分之五的阿拉伯數字,自然照寫不誤,但似乎在重重的一斜豎兩邊,各多了一個“零”如示:“50%。”,龔玉端詳了一下,覺得好像有點不對勁,但一下子又吃不準果斷不起來,正猶豫間,其中有人“見多識廣”說:“看作‘千分之五十’也一樣,一回事嘛。”于是在一片嘈雜和亢奮之中搪塞而過。后來差點就栽在這該死的“百分之五”還是“千分之五十”的數字表達上。

                              最后雙方各敲上合同章。需方赫然:“南昌市大華機電設備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岳有德。項目代表人:楊細金。正是來者。

                              拍板了,成交了,門市部的幾位售貨員皆大歡喜,自然由龔玉作東美餐一頓不說。且說龔玉一下子覺得天變得更藍,路上的行人,無論男女老幼都朝她笑。她的心快活極了,想了兩句:

                              旁人哪知曉

                              我來門市跑

                              今天訂大單

                              明朝看我好

                              接著,她緊張的準備,準備一次遠征,一次前所未有的遠征。

                              三天后,一個晴朗的早晨,風兒不吹,樹兒不搖,龔玉坐在駕駛樓副駕駛位置上,押著滿滿一大卡車水泵設備,不多不少三十臺,神氣十足地出發了。宣稱:貨一到,十八萬貨款到賬。丈夫王流跟著興奮,咧著嘴笑。

                              路途勞頓,趕了一天一夜,大卡車“咔”一聲,停在了目的地——南昌市大華機電設備有限公司院內。岳有德、楊細金聞聲出來,道辛苦獻殷勤,像久別重逢的親人,將龔玉讓進公司奉如上賓。那頭,早已吩咐好,卸貨!

                              行話說,“貨到地頭死”。貨卸了,龔玉竟然沒有拿到約定的貨到付款。岳有德、楊細金走過來,一左一右再三聲明,賬上暫時沒款,前兩天,賬上還留著。你放心,不出一個星期,保證把款子打到你們廠的銀行賬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都是生意場上的人,講的是誠信!”話朝頭讓對方講絕了。龔玉只好嘆了口氣,說了不痛不癢的話:“反正你們這兒我也來過了,也認識了,好吧,就信你們的!”

                              回到廠里,龔玉不敢聲張,悶悶地,話也不想說。問她貨款呢?她支支吾吾說銀行電匯,路上走著呢,三四天會到。她縮短了三四天。

                              家里,王流問:“怎么樣?”

                              “三四天會到。”

                              “什么三四天會到?”

                              “三四天會到。你甭操我的心!”龔玉覺著煩,不愿多說話,頂撞王流。

                              “噢,噢。”王流應著聲,心想:太辛苦了,在家休息幾天吧。

                              說是在家休息,龔玉度日如年,恨不得一個巴掌打一天,一個巴掌打一天,七個巴掌把七天打完。

                              到了第七天,龔玉一早來到廠財務室守候,一整上午,坐立不安,中午飯也不想吃,直到下午,仍不見貨款到賬。她打電話找對方,對方接話人告訴她,岳經理、楊會計不在,出差了。又打電話,對方換人接電話,說剛才還在,現在不知哪去了。再打、再打,“嘟……嘟……”無人接。

                              情況不對。龔玉慌神了。

                              去!必須親自再去一趟。龔玉當機立斷。

                              第九天上午,龔玉只身一人登上開往南昌的火車。

                              她是一個非常要強的女人,此事,她不愿過早透露,連丈夫王流她也不想多說一句,一驚一乍,一顆棗兒泡一罐子,弄得滿城風雨,緊張兮兮的。她堅信:自己一定能拿回這筆貨款,一定能!

                            TAG標簽:

                            【審核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念1031 會員等級:站長 用戶積分:13155 投稿總數:1690 篇 本月投稿:286 篇 登錄次數: 179 他的生日:03-16 注冊時間: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錄: 2019-07-09 09:52:53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