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生活隨筆 > 生活趣事>文章詳細內容頁

                            逮黃鱔

                            美文
                            時間:2019-05-24 22:38:40  】來源:手機原創 作者:李建志 點擊:0

                              估計生產隊一多半的孩子都會以為,徐孃家老三和他們一個樣子,打麻雀、逮黃鱔手到擒來游刃恢恢。

                              哼,不就何足掛齒幾根干豇豆,只把只泡子,誰還當真了不會?噫……打醬油去了。噓,干黃鱔!

                              在鐘靈毓秀三家村土地上,一波波何所不能高世之才面前,逮黃鱔如此梧鼠之技居然也值得大做文章,真是打算讓人貽笑大方?我一直當自己是把捕魚好手。只要不當人面班門弄斧,別說黃鱔,逼急了眼,就是孔龍,小爺我照逮不誤!

                              逮黃鱔,如百步穿楊彈弓一般,是敲敲精讓人北面稱臣的拿手好戲。因為頗費周章,所以平日里更多是照、釣,徒手逮并不多見。沒有哪位社員能夠容忍把整條田埂摳開,秧苗踐踏一地,只為自己一飽口福!

                              那年隨他去中溝戳魚,在窯壩子秧田里有幸領教了他出凡入勝的看家本領。

                              隨其身后沿一條田埂仔仔細細一番搜羅后,在田埂邊一籠肥豬苗后面,他發現了一個濕滑的洞口。但并沒有急于做出任何舉動,而是沿著田埂再一番搜羅,最終在田埂另一面找到了另一個洞口。他告訴我這是之前那個進口的逃生出口,每個黃鱔洞均是如此。更為奇妙的是,兩個指頭伸進洞口隨意一探,他便一口咬定洞內藏有黃鱔。

                              扯光出入口草叢,一點點掏出洞內泥土后,一只手伸進一番摸索,卻并未探及十拿九穩的目標。索性抽回手捂住出口,一條腿伸入入口使力來回捅,歘歘歘歘……一條肥實的黃鱔終于沉不住氣躥出了入口,蹚開一路渾水極速逃向秧田中央。沒容我回過神,一個箭步沖上去,一下腰,只手便已經穩穩鉗住了黃鱔!

                              釣黃鱔,應該算是川西壩子家喻戶曉的一種捕魚技能。一根一尺長許細鋼絲,一端挽作一個小圓圈,一端磨尖,燒紅,用尖嘴鉗扭作大一號魚鉤。沿堰塘、秧田、水溝搜索前進,發現了洞口,再掛上蚯蚓,一點點往里伸,到達一定深度,輕微晃動,保證十拿九穩。

                              與徒手摸相比較,釣顯得更為穩妥、高效。起碼杜絕了東撈西摸殺敵自擾的種種擔憂。喜歡待洞里的可遠遠不止黃鱔!

                              初春,南飛的雁群徜徉于遷徙旅途,鄉村籠罩在強弩之末的冬寒尚未蘇甦醒,田野便迫不及待綻放出星星點點鵝黃、五顏六色鮮亮奪目的野花、野草。鳥囀已體味不到絲毫寂寥。枝頭叢叢的葉兒、花苞爭奇斗俏。曾伯的犁鏵從曬壩下方蘋果園邊上,再次開啟了一年一度食不暇飽的春耕賽事。

                              “駕!呵噓!啪啪!”

                              一路小跑趕到那里,田里早已是人頭攢動熱火朝天。一張張喜上眉梢的臉孔緊隨在犁鏵后面你追我趕,在一路路翻開的泥塊兒里面搶奪著今春第一輪收獲。但這至多只算得上好戲才拉開序幕,更多的片段異彩紛呈接踵而至。

                              粗犁過后,田里會注滿水,經過一夜浸泡后,次日一早改掛上犁盤再蹍刮上幾遍,直到把大大小小的泥塊兒蹍刮成泥沙。此時,再不慌不忙挽上褲腿下到水田中央,瞅準了冒出水面的小嘴、氣泡、股股渾濁的水路跟蹤追擊手到擒來。而這樣趣味橫生的鄉趣,從插下秧苗那刻起會一直持續到秋收。

                              江正州住家路口一條小路進去,左邊是蘋果園,右邊是一望無際的秧田。靠近果園一塊秧田角落上,只要下雨,四面八方溝澮匯集的雨水,便會溢出馬路排水溝翻越路面大量涌入,把角落沖刷成為一個光禿禿的泥坑。大大小小的泥鰍、小魚兒、蝦米成群結隊聚攏到泥坑里,一些順著水路往上躥。放學急趕過去,跳進角落一只只生擒活拿,串在一棵官司草上提溜回家。

                              田埂上的洞口通常分為兩類,一類干干的,很高,有些開在了人來人往的路面。這類就是老虎的屁股,盡量輕手輕腳繞過去,別把惡人吵醒,鬧出魚死網破的殘局對誰都沒什么好處。一說是黃鼠狼、田鼠、董雞,另一說是五步倒、緊倒飆、金環、銀環之流。一類濕濕的接近水面,這類盡管罔所顧忌大刀闊斧。還有一類,生在秧田的小洞,這類不是泥鰍就是蝦米,不是蝦米便是螺絲。最后一類可以擱頭小豬進去,卻從未有人告訴過我它的屬主。

                              把蠕動著蚯蚓的鋼絲勾伸進第二類洞口輕輕晃動,包括某這類一向大驚小怪的門外漢也屢有斬獲。就看對鳩占鵲巢誤打誤撞上的龜毛兔角是否有足夠的心里準備。原來黃鱔還有花的,還那么愛吐舌頭兒!

                              與躡手躡腳躲繞啞巴堰兜幾個圈子,也不咬鉤的驚猿脫兔比較起來,黃鱔全乎稱得上井底之蛙寡見少聞。它才不會在乎蟲子、餌子、還是卵子,見蠕動的活物玩了命咬。倘有僥幸也屬于垂釣者經驗不足,未等到咬鉤便掛上了別的什么地方。

                              去田坎邊釣黃鱔,最關心的是安全問題。除極有可能與長蟲狹路相逢,還得留意一類特別肥實的,這類成都本地人稱其為泡子黃鱔。和烏龜如出一轍,不僅咬人,而且縫上打雷天才會松口!如果真被咬了,注定是天荒地老!

                              不過,與殺人于無形的三只眼比較起來,被它咬上一口那又能算得了什么?大不了等上一年半載,海枯石爛之前你不餓死它總得踹口氣。倘若一不留神被三只眼叮上一口,整個人瞬間化為烏有,零件都甭想撿!

                              每每釣起黃鱔總覺心神不寧,看了又看,瞅了再瞅,可別為一時之快陰溝里翻了船!釣黃鱔也能橫生如此諸多的事端,到底是黃鱔還是生化武器?

                              曾經絞盡腦汁想親眼求證一次,遇上同路人便會把別人筐提溜起來撂它個底朝天。搞得心神恍惚草木皆兵。每每旁敲側擊一探虛實,別人又總是東支西吾吞吞吐吐!

                              “嗯,好像昨天晚上,西貢那個沓沓他們還就地正法了一根樣的,好象是三……二……又好象是一……二五……眼哇!”

                              令人吊詭的是,在一位位惹火燒身被三只眼化為烏有的人堆里邊,竟然沒有趕上一位自己認識、熟悉的兄弟。難道是渠等無中生有訛言惑眾,以此來掩蓋其調虎離山獨攬天下的狼子野心?

                              想起駭人聽聞層出不窮的“化人”事件,便更覺是惶惶不可終日!即使世上本沒有三只眼,倘若從黃鱔洞里釣出來的不是純色,是雜色,或者是純色,但是三角形腦袋,還嘶嘶作響又該如何是好?我的天!管他三只眼到底是瞞天過海,還是子虛烏有姑且都信其真有!再不單槍匹馬染指垂涎什么蓋世美味,還是鞍前馬后挑燈提鞋伺候他等照黃鱔罷了。

                              窯壩子坡下低洼地勢中數十畝水稻田,既是聯合隊八百號人口的口糧主產地,也是哥子一群后生照黃鱔的根據地。那里有取之不盡的黃鱔、泥鰍、魚兒、青蛙,那里也有享用不完的蘋果、番茄、黃瓜。掐滅油燈,躥上樹枝,管它雞蛋還是核桃大小抓一背心;一個魚躍飛身滾進番茄地,青的紅的灌一笆籠;坐黃瓜架下不吃到撐腸拄肚爺不開路。還有哪樣比照黃鱔更美的差事?

                              昏黃油燈下,黃鱔落在清澈的水底一動不動,泥鰍則懸停在淺水或在秧苗四周徘徊。將油燈調整到最佳角度,瞅準一動不動的眼疾手快一蹴而就。如果出手竹夾觸碰到旁邊的秧苗一擊失手,受到襲擾的游物大多只會輕游上一段再不遠去,只需輕手輕腳靠過去如法炮制則手到擒來。運氣好的時候站在原地即可以上演帽子戲法。比草多水深視線欠佳的水溝更容易上手。只要一出門第二天中午必是饕餮盛宴。一個晚上李老大李老二可以捕獲三四斤。只是在田里遇上長蟲的機會比水溝里要大上許多。

                              “有蛇!”

                              如憑空炸開了一枚手雷,瞬間炸熄滅幾盞油燈,也摧毀了一切色香味俱的興致。腦袋陡然一片空白,整個身子連同大地搖晃起來!有蛇,有蛇,有蛇!天啊!怎么辦,怎么辦?

                              “快跑!”不知誰歇斯底里一嗓子,立馬隨了前一個即將消失于夜色中的身影逐電而去!

                              差不多與此同時,你身邊一個個原本清晰可人的模樣,瞬間,如被推上了電磁彈射裝置,嗖嗖嗖嗖,便從早稻田航母甲板上彈射得蹤影皆無!

                              到底是離弦之劍,還是脫韁野馬,抑或是云屯飚舉電光火石?我想,任意一種都算得上名副其實!草上飛的曠世功夫果然如書中描述名不虛傳!也不知深厚的無產階級情感,和革命同志之間牢不可破的傳統友誼都去了哪里?

                              此時此刻,這片原本充滿歡聲笑語的田野,陡然變得狼煙四起風聲鶴唳。你根本就無法區分得開唰唰唰,歘歘歘,嚓嚓嚓,咚咚咚,哪些是人,哪些是蛇,哪些是蛙,哪些又是牛頭馬面青面獠牙。哪一種都足以讓你頃刻之間珠沉玉碎吹燈拔蠟!

                              一個個恐怖的樣子不斷在眼前閃現,順著草徑唼唼唼唼已然附著上后跟,就差一躍而起!這一個旱地拔蔥下去,會不會恰好四目相對?那一個剪刀腿落定,又不會正踩上尖腦袋、花腦袋、骷髏頭、三角眼!

                              咚!一個趔趄,頭重腳輕重重栽進秧田!爬起身,抽回腳,鞋還管它作甚?保命要緊!此時,你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絕不能落在最后!否則,一勢單力薄小屁孩,哪里有力量獨自抗衡一群窮兇極惡魑魅魍魎輪番絞殺,哪里還可能迎來一線轉機!就是火箭,老子也給它超了!駕!

                              不必說化你于無形的三只眼,也不必說潮鳴電掣一招斃命的三角形,單是踩上保準噴瞎你雙眼的贍蜍,就夠得人提心吊膽惶惶不安!更不知這世上究竟有沒有人嘴里專吸小孩腦髓的飛蜈蚣,移形換位于瞬間、每每月黑風高之夜戛然而至的黑影異類?這田野里還真是藏龍臥虎殺機四伏!

                              鑒于江湖險惡,愚非中流砥柱之軀,躊躇再三,還是將山珍野味行尸走肉留給熊心豹子膽那些亡命之徒了吧!

                              20130818,于自貢,老三。

                            TAG標簽:

                            【審核人:雨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李建志 李建志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李建志 會員等級:文學舉人 用戶積分:195 投稿總數:37 篇 本月投稿:1 篇 登錄次數: 3 他的生日:04-15 注冊時間: 2019-05-12 22:18:15 最后登錄: 2019-07-10 23:45:52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