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人生哲理  > 人生感悟>文章詳細內容頁

                            留住那片夕陽

                            時間:2018-05-31 23:04:44  】來源:原創 作者:王紅梅 點擊:0

                              紅站在窗邊很久了,她久久地盯住那片夕陽。

                              剛站在這里時,夕陽還是紅彤彤的,又大又圓,靜靜地掛在遠山的頂端。現在只有小半邊臉了,剩下的已被遠處的山、樹、高樓遮住。漸漸地,小半邊臉也幾乎看不到了。

                              紅的心沒來由地揪了一下,下意識地伸出右手,想抓住那道夕陽,手卻“嗵”地一聲觸碰在窗玻璃上……

                              自從下午嫂子打電話說,生病的媽媽拒絕吃藥,拒絕去醫院的那會兒,剛下班的紅就站在窗邊了。

                              今天是禮拜五,紅準備下班回家看媽媽的,但嫂子說,勸媽媽去醫院的親人太多,電話也不斷。媽媽生氣了,躺在床上,頭扭向內側,閉著眼睛,誰的話也聽不進。

                              嫂子一再叮囑紅暫時不要打電話給媽媽,最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明天再回來。或許媽媽睡一覺以后,看到紅回來了,心情一高興就答應去醫院了呢!

                              還說這次希望都在紅身上了。

                              紅的母親八十一歲,因多種疾病,近半年幾乎都在醫院度過。雖然醫生說病很重,有隨時休克的危險,但看到臉色依舊紅潤,笑聲依舊爽朗的母親,紅是樂觀且知足的!這段時間以來,紅最大的快樂是去醫院陪媽媽。她說,自己就像一臺要加油的機器,母親就是那油,只有加足了油,她才有動力去笑對生活。

                              嫂子的話使紅按捺住了打電話的沖動,紅理解母親:身上的病痛、親人的探望、兒女的奔忙使她精疲力竭……

                              可嫂子哪里知道,中午,紅就接到母親的電話。電話里,母親把紅當做唯一的知心人,說自己說什么也不去醫院。

                              紅當時是焦慮的,上次母親急救時自己和哥哥一次次簽字的情景還在眼前。她在電話里一再勸說無效,氣急了說:“你不去,我不回去看你。”

                              “不回來算完。”母親的話依舊強硬。

                              紅緩了口氣繼續勸說,紅清楚地記得自己最后是這樣說的:“生病怎么可以不去醫院?如果哪一天醫生說咱的病治不好了,我們再回家,否則,誰都無權放棄生命?”

                              “放棄生命?”紅發覺自己急昏了頭,對母親說話一改往日的措辭,換成了批評人的口氣。意識到時才發覺電話那頭“嘟嘟”早已被掛斷。

                              紅想起了上大學的女兒軒,自己不敢打,軒總可以吧!一日,紅和母親談心時,母親說,自己最放心不下的是軒,說像軒那樣的女孩,長大究竟要怎樣的男孩才能和她相配……

                              紅打電話時軒正在宿舍,紅叮囑軒打電話時就當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問問外婆吃飯沒?在干什么?希望軒那軟軟的嗓音能讓外婆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從而珍惜自己。

                              很快,軒又打電話告訴紅:“外婆在電話中說自己好好的,聲音有點沙啞,不過說到你要回去時,她語氣里有明顯的高興。”

                              見紅不作聲,軒又安慰道:“其實只要說通讓外婆去醫院就好了,她估計是哪里沒有想通吧。你明天回去不要急著開口,等外婆高興了,沒準就答應了。”

                              紅是沒有信心的,半個月前那次犯病,母親就已經拒絕去醫院了。最后還是小侄子領女朋友回家,告訴奶奶希望她健康地參加他們的婚禮,母親才同意接受治療。

                              此時的夕陽雖落,但它仍慷慨地把蝕血的余暉灑向周圍的山川,渲染出一種祥和的凄美,一直延伸到遠山之外。

                              許是焦急的緣故,一直站著無疑是難耐的,紅決定到超市買點什么。離家近的超市沒有媽媽平常愛喝的那種奶粉,稍遠的超市離家有近五里路,紅選擇步行,走了一條較遠的路。

                              那條路是剛修的,至今還沒有完工。去年夏天,全家幾乎天天晚上帶母親到這條路邊的草坪上乘涼,這條路上的一草一木都倍感親切。

                              一次去乘涼的路上,紅和母親一邊走一邊看夕陽,母親說自己就是快要落山的太陽,紅有些難過,但還是告訴母親,夕陽是最美的。就是從那以后,紅就迷上了夕陽。

                              母親走路比紅慢很多,紅走兩步總會回頭伸出手拉母親,母親總說:“人老了,走起路來像飄樹葉,心里想著快一點兒,腳步卻跟不上。”

                              紅便看母親的腿,長期的辛勞和久治不愈的風濕使母親的腿變得彎曲,紅說:“以后不穿這條褲子了,窄,顯得腿彎。”

                              母親松開紅的手說:“老了,哪都是丑的。”

                              紅不再解釋,只是更緊緊地拉住母親的手,走進公園,走進人流,見到熟人打好招呼后第一句話就介紹:“這是我媽……”

                              紅還告訴母親要帶她去北京,先帶她瞻仰毛主席紀念堂,紅知道那是母親最想看的。

                              母親對紅沒有積極入黨是有微詞的,雖然嘴上沒直接說,但有時會有意無意說:“咱家你爸那一輩都是黨員……”“都是?你呢?”紅心里說。

                              那時,母親還是健康的,還會為紅縫被子。被子鋪在地上,媽媽縫一邊,紅就伸長腿躺在另一邊,軒也會擠在紅的一側,一邊幫外婆穿針,一邊拉著家常。

                              不光紅,一家人都在母親的勤勞里幸福著。

                              去年紅回家,走到村口,遠遠地看見母親推著一輛嬰兒車,大侄子的兩歲多的女兒坐在車上。母親蹣跚的腳步,滿頭銀發,和車上滑潤可愛的孩子構成了一道凄美的風景,看得紅淚流滿面。

                              自從大侄子的女兒生下以來,母親極少住紅家,百般勸說,母親總說:“我哪都不去,我走了,你嫂子連飯都吃不上……”

                              病魔降臨在這樣一個堅強、善良、勤勞的老人身上,令紅猝不及防,連呼吸都感到疼痛。

                              母親上次住院,那時剛輸完血,母親的主治醫生趙主任走過來摸摸母親的頭笑著說:“這次輸好血,你的病就全好了。”

                              母親看起來也很開心。醫生走后,母親對紅說:“人還是要行善!二十多年前你嫂子生病住院,在鎮上的診所,那時候這位趙大夫才二十多歲,愛人是個護士,懷著孩子,不會縫小孩衣服,我一有空就幫她縫。這么多年了,在這兒又遇見了……”

                              如此熱愛生活的媽媽怎么了?

                              許是思念天堂里的爸爸了……

                              紅就一邊流著淚,一邊想著、走著。剛挑好奶粉,接到妹妹雪的電話:“姐,咱媽說啥都不去醫院,到現在藥也不吃,咋辦?不行,你明天回來咱拉也要把她拉去。”

                              “你覺得像咱媽這種脾氣,不商量通行嗎?你又催她了吧?”

                              “沒有,沒有,我都沒敢開口。”雪否認。

                              紅的心又一次揪緊。

                              夜色漸濃,依稀能看見灰藍色的天空中,飄著淡淡的朵朵白云。

                              回來時紅走得很快,打開房門時,電話驟然響起,是母親!

                              紅還沒整理好思緒,只能清了清嗓子說:“媽……”

                              “趙醫生剛才打電話說,五月份醫院有一項活動,八十歲以上的老人免費診治。你回來了,我明天就去醫院。”

                              透過窗子,紅分明看到,西邊的天空奇跡般地出現一道晚霞,像條條錦緞驅散著飛云流霧,穿過城市的高樓,靜靜地照在紅點點淚光的臉上……

                            TAG標簽:

                            【審核人:雨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王紅梅 王紅梅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王紅梅 會員等級:文學童生 用戶積分:12 投稿總數:1 篇 本月投稿:0 篇 登錄次數: 2 他的生日:02-09 注冊時間: 2019-02-09 23:38:06 最后登錄: 2019-02-10 13:17:29
                            作者最新文章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