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散文在線 ----- 美文,散文,小說 ,詩歌,不要忘了分享哦!
                            手機閱讀網址:m.sanwenzx.cn (也可手機搜索蜀韻文學網)
                            詩詞歌賦 精短小說 愛情文章 生活隨筆 校園文章 人生哲理 優美散文 精短故事 原創空間
                            當前位置: 首頁 > 優美散文 > 人物散文>文章詳細內容頁

                            王興付:討飯的母親

                            時間:2019-07-02 00:25:05  】來源:原創 作者:念1031 點擊:0

                              歲月已遠,母親今年近七十了,但透過斑斑駁駁的時光,依稀看到她當年的情景……

                              母親出生在皖北沱河岸邊的一個小鄉村。1957年外公將外婆和母親送到沱河岸邊對外婆說:“你們逃難去吧,我就這一個女兒,一定要照顧好她,待在家里會餓死的呀”。外婆帶著幼小的母親在上海一帶討了三年飯,當她們回到家里時,外公已離世,他餓死在1960年。外婆在那一年帶著幼小的母親改嫁了,由于是帶女兒嫁人,繼父對母親不好,經常打她。一邊打母親,一邊還對外婆大吼:“這是你媽”,并且大冬天他和外婆睡在床上,卻讓母親在冰水里洗衣服,那時母親僅僅八歲呀!母親受不了,偷偷跑回外公原來的家里,外公原來的家只剩下兩名年過花甲的老人-曾祖父和曾祖母,他們說:“我們養不起你呀,你不來,我們或許還能活命,你一來我們都會死的”。走投無路的母親步行十二里到達了區政府,往區政府領導面前一跪,區政府領導特批了小半袋小麥給我母親,母親背著小麥到我曾祖父家里,就這樣才被收留下來。

                              母親讀小學了,出落得清秀靚麗、能歌善舞而且成績又好。但是好景不長,曾祖父摔斷了腿,只好輟學回家伺候曾祖父。曾祖父傷好了以后,文革爆發了,大隊部組織“毛澤東思想宣傳隊”到縣里各個地方演出。母親成為獨唱及舞蹈演員,雖然沒干活,卻沒少給家里掙工分。在文革后期母親結識了父親,兩人七十年代初結婚,兩年后我出生了。隨著文革的結束,母親的“毛澤東思想宣傳隊”也解散了,母親又回到村里。

                              時光到了八十年代,我也讀小學了。那時我們家經常會被人欺負,因為父親是到母親家過日子的,同村人看不起,老覺得是外地人。興修水利時,故意讓母親一個弱女子干重活。母親常常一個人在田間落淚,我就勸母親:“別哭,我好好讀書,將來帶你光榮地離開這個地方”,母親才破涕為笑。小時候的我身材弱小,干農活不行。同村人笑話我:“長大老婆都討不到,不會干活”。我便反唇相譏:“怎么地,我將來考上大學,還不干農活了”。于是村里的老人嘲笑我:“臭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好叫的雀兒不肥”。有的人當著母親面說:“你兒子異想天開,他先上三年學,我家兒子也一下子追上了,哈哈哈”。母親沒有說話,只是跟我說:“你一定要努力,也要學會低調,媽這輩子全靠你了”。別人家小孩子放學都是讓去割草喂豬喂牛,唯獨母親讓我寫作業。

                              九十年代初,我考入安徽財經大學,成了我們村唯一一名進入大學的人。但是大學學費很高,一學期要兩千元,現在這點錢看不咋地,那時對于普通農家還是天文數字。家里東拼西湊,欠了一屁股債終于把學費湊齊了。有一天我下晚自習回到宿舍,突然發現母親在宿舍等我,給了我一點錢說要連夜坐火車趕回去。于是我送母親去火車站,夜已經深了,沒有公交車,我們也舍不得打的,就步行去車站。在路上母親吞吞吐吐地說:“家里欠債太多了,還不起了,想出去討點錢還債”。到了車站,十幾個討飯的正在等她,她們說:“你兒子真有出息,你出去受啥苦都是值得的”。看著母親乘南下的火車走了,我步行回到大學旁邊的龍湖,在岸邊哭了很久,對著龍湖,我發誓要改變現狀,再苦再難也要努力,請龍湖鑒證。后來母親很自豪地對我說:“我和你爸是合格的父母,沒有留下一分錢債務讓你畢業后還”。

                              九十年代末,我在江蘇昆山的一家英資企業上班。突然接到母親一封信,信里說:“你今年不用回家過年了,我和你爸商量了一下,春節到外面更容易討一點錢,城市房價很高的,留你將來結婚買房子”。那是一個淫雨霏霏的晚上,我一個人撐一把小傘在公司旁邊的河邊站了很久。我知道我必須得改變自己了。以前學劉禹錫的《陋室銘》,覺得人品德高尚是最重要的,金錢是次要的,骨子里有一種清高。這時感到沉甸甸的壓力,我不可以這樣,必須掙到錢,沒錢,讓父母遠赴他鄉,算什么男子漢?這一切促使我拼命學習與工作,迅速成為主管級職員。

                              進入二十一世紀,我結婚了,并且把父母接到昆山,一家人團圓了,在昆山買了第一套房子。再過十年,我和愛人買了第二套房子。我們把第一套房子給父母養老了,現在的母親終于可以安享晚年。她幫我們燒飯,燒飯之余去撿垃圾。一開始全家人反對,后來看到每過兩天就從車庫里拉個小車,把垃圾拉到附近收購站去換個幾十元,也沒人管她了。

                              一個月前,母親讓我陪她撿垃圾并和我聊天,她說:“我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事,就是把你供養出來”。“現在的我,晚上跳跳廣場舞,參加了小區的老年合唱團,挺愜意的,象回到了‘毛澤東思想宣傳隊’時代”。“小時候你說要光榮地離開家鄉,這一切也實現了。我們全家走出沼澤啦”。說這話時,我看到母親的眼里隱隱泛著淚光……

                            TAG標簽:

                            【審核人:】

                            ------分隔線----------------------------
                            文友推薦
                             
                            返回首頁
                             
                            ------分隔線----------------------------
                            本文最近訪客
                            作者資料
                              念1031 念1031 本文作者文集 發送留言 加為好友 會員名稱:念1031 會員等級:站長 用戶積分:12780 投稿總數:1620 篇 本月投稿:297 篇 登錄次數: 174 他的生日:03-16 注冊時間: 2010-09-22 11:44:12 最后登錄: 2019-07-02 00:20:19
                            您最近瀏覽的文章
                            微信公眾號【建議關注】
                             

                            深度閱讀